關鍵的合同保護條例

有工會的工人

由我们工会代表的工人享有的工资、福利和保障都是由您的工会合同決定的。 在80多年来,我们的工会为赢得并获得众多利益而进行了鬥爭,其中包括高工资和免费的家庭医疗保險,资金充裕的养老金以及成為了在世界各地酒店工人中提供的最好保护和权利。

在冠状病毒疫情期间,关于裁员、解僱和资历权以及健康与安全的合同性保护顯得越来越重要。 如要查看这些合同条款的要点,请选择您的酒店/赌场/餐厅所屬的主合同:

如果您不確定您所屬哪一份主合同,請致電(212)245-8100,接通後按分機1。

無工會的工人

1 問:我擁有談判工資、福利和工作條件的權利嗎?

答:如果您沒有工會的代表,法律賦予您的雇主拒絕與您就工作條件進行談判的權利,這意味著非工會的工人幾乎從不敢嘗試與老闆進行談判。他們只是接受這樣一個事實,即雇主是對僱員做出所有決定的人。因此,實際上,對於非工會工人來說,是沒有什麼可以談判的。

一個當前且至關重要的例子是,在COVID-19疫情期間,您無權就適當的個人防護設備(PPE)、安全的工作量和環境、或優質的可負擔的醫療保健進行談判。您只能期盼僱用您的公司的給予慷慨和友善。

作為工會會員,法律賦予我們與老闆進行集體談判的權利,可以談判幾乎任何影響到我們工作的事情。對我們來說,一切都是可以商量的,這對勞動人民來說是一項很好的的權利。法律賦予代表工會的工人比非工會工人更多的合法權利,因此,通過我們作為組織的力量,我們通過談判工會合同來增強和擴展我們的合法權利。我們的工會合同是工會與雇主之間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書面協議,可根據法律強制執行。它們使代表工會的工人有權獲得更高的工資、更安全、更人道的工作條件和工作量、更好的福利、免受不公平待遇的保護、工作保障以及不間斷地進行切實有效地行使權利和改善我們的工作條件。

酒店工會一直在地區和州政府建立政治力量,動員在選舉中支持有利與工人的候選人,從而替代了對工人不利的官員。我們運用這項權力來通過法律,保護我們的工作和幫助社區中的勞動人民。我們最近支持有可能會幫助所有酒店工人的立法,包括像您這樣的非工會工人,在這場疫情期間擁有更安全的工作條件。

但是到目前為止,您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贏得直接與老闆進行談判的權力。工會每年都會組織許多非工會酒店和賭場,成為工會的一份子。在一起,在我們的幫助下,您也可以將工會帶入您的工作所在地。

2 問:即時沒有工會,我也可以直接與老闆進行談判,難道不是嗎?

答:您真的會這麼做嗎?問問自己為什麼直接跟老闆說:“我想要免費的家庭健康保險”或“薪水提升得不夠” 或 “我想要一份我的人事檔案副本” 或 “我認為您停止了我的同事瑪麗的工作是錯誤的,並且我想知道為什麼?” 事實是,非工會工作者知道這樣做很危險。他們甚至很少考慮溫柔地向老闆提出這樣的反對意見,更不用說堅定地這樣做了。

一些非工會工人告訴自己,他們不需要工會合同。他們告訴自己,法律對他們的保護遠不止於此。他們對自己說:“我可以照顧自己” 和 “我知道自己的權利!”但是他們內心並不真的相信。

他們自知,非工會工人享有的權利很少。在紐約州和新澤西州,法律規定,如果您與雇主沒有一份合同,您的老闆幾乎可以以任何理由,甚至根本沒有理由地解僱您。這就是所謂的“隨意就業”。

如果您的酒店是非工會酒店,則您沒有工會合同,因此您是“隨意”的員工。這意味著您沒有工作保障,而老闆擁有合法的權利來對工作進行無限制的更改,包括增加工作量,減少薪水和消減許多福利。您的老闆還有絕對的權力做出影響您和您的同事的不公平決定,即使是好的老闆也很難不濫用絕對的權力。

工會合同規定,管理層進行不公正的解僱或紀律處分是違法的。他們還建立了一個公平的系統來解決老闆和工人之間的問題-老闆無法控制的系統。稱為申訴和仲裁系統。運作方式如下:

1.管理層必須證明僱員應受到解僱或紀律處分。

2.合同中的規則和程序得到了法律上的保證,管理層無法更改。

3.員工有權要求由經驗豐富的代表和律師陳述案件。

4.管理層必須讓工會可以接觸所有相關的證人和證據。

5.裁決由無偏見的仲裁員作出,他不受管理層的控制。

6. 工會可以仲裁任何類型的案件,包括解僱,停職,補遺,欠薪索賠,工作描述,健康和安全問題等,並且管理層不能拒絕對任何案件進行仲裁。

7.法律要求管理層服從仲裁員的決定。

3 問:員工手冊中的政策如何?我在工作中擁有這些權利嗎?

答:大多數非工會酒店會向其員工提供“員工手冊”。您仔細閱讀了嗎?實際上,“員工手冊”應該被稱為“雇主手冊”,因為那是該手冊的發布對象。它主要由雇主的律師撰寫,以保護雇主免受您的侵害。它幾乎總是包含“管理層免責條款”,該條款規定僱員手冊不是雇主與僱員之間的合同,並且管理層有權隨時更改或忽略手冊中的任何內容。

這“管理層免責條款”的意義您應該理解,管理層在員工手冊中做出的所有承諾是沒有約束力的,而且可以單方面決定是否遵守承諾。員工手冊是由雇主撰寫的,您無法協商對其進行更改。因此,員工手冊沒有賦予您任何可強制執行的權利,您應該不會感到驚訝。

通讀您的員工手冊,然後嘗試在其中找到“管理層免責條款”。肯定會有的。

4 問:我的雇主已承諾針對冠狀病毒採取新的安全措施並草擬工作場所的應對政策。那些可執行嗎?

答:不,這些安全措施和工作場所政策不是您與雇主之間的合同。您的雇主有權對他們制定的任何政策無視或改變主意。此外,公司還要求國會通過一項緊急法律,剝奪僱員因雇主的疏忽而簽定COVID-19的任何起訴雇主的權利。工會是迄今為止最重要的組織,在緊急情況下進行遊說和組織,以保護國會和州立法機關的工人權利。在那場辯論中,非工會(無組織)工人只能站在場外。

酒店業針對冠狀病毒而提出的許多政策對酒店工作人員來說是完全有害的。業內人士建議,酒店應避免每天清潔留宿房間(這意味著更多的工人會被再次裁員,減少工人,減少工作時間),用手機辦理登記手續,並取消接待服務員和客房服務員等的服務,以限制客人與酒店員工之間的面對面接觸。儘管這些政策會使酒店的安全性和衛生性降低,但一些公司仍利用這次危機作為永久削減勞動力成本以獲取更大利潤的藉口。

如果更多的非工會工人加入工會,工人將擁有更大的權力,我們的國家對工人將更加公平。

5 問:我因冠狀病毒疫情而被解僱。我的老闆可以決定拒絕我重回工作崗位嗎?

:可以的,除非您能夠像職業運動員和電影明星一樣談判可強制執行的合同。否則,沒有工會代表和合同,您就是“隨意就業”僱員。這意味著您沒有工作保障,老闆也沒有法律義務要求您重新上班。您的老闆還可以通過偏愛來給予員工特殊待遇(包括優先召回到工作),增加重返工作崗位的員工的工作量,為了省錢還可以將您的工作分配給經理,新員工或其他部門的員工。

在我們的工會中,我們有合法權利,在我們所有的合同中,需要按照資歷順序被安排上崗,而不是基於特殊待遇或偏心重返工作崗位。而且,如果我們發現管理層根據偏心來分配工作,在裁員期間提供加班機會或從事工會代表的員工的工作,則他們將不得不因為違反了合同而向受到影響的員工支付補償金。


問:重返崗位後,我的老闆可以決定削減工資或福利嗎?

答:成為“隨意就業”僱員的另一個缺點是,由于冠狀病毒引起的經濟危機,許多非工會的雇主正在減少工資和福利。沒有工會代表或沒有合同,您是“隨意就業”的僱員,並且您的老闆可以減少您的工資,只要他們通知您且工資不低於最低工資(在紐約市為$15.00,在長島和威徹斯特地區為$13.00,在紐約州其他地區為$11.80,在新澤西州為$11.00)就可以了。當然,他們還有權消除或減少您的福利和/或增加您必須支付的金額。

您擁有的唯一一項權利就是“隨意”辭職。

根據我們的工會合同,除非工會同意,否則管理層無法減少工資或福利。此外,對於仲裁,工會認為不公平的任何管理層的決定,我們也有權提出質疑,我們可以不斷進行談判,以改善工會代表的僱員的工作條件。

7 問:如果老闆叫我回去工作,但我認為上班路上和工作環境不安全,該怎麼辦?

答:根據新澤西州和紐約州的法律,作為“隨意就業”的員工,如果您拒絕重返工作崗位,幾乎沒有什麼可以保護您免受紀律處分、報復甚至解僱。但是您有權退出。

在這場危機開始之初,我們的工會通過了一項安全守則協議,該協議賦予工會代表的員工無限制地自願休(無薪)假,原有關因與冠狀病毒即可。在大多數工會酒店中,我們也可以使用我們一年中剩餘的假期來帶薪休假。

8 問:我的老闆必須為我提供個人防護裝備( PPE)嗎?

答:2020年4月12日,紐約州州長安德魯•庫莫(Andrew Cuomo)發布了第202.16號行政命令,其中要求所有社會基層業務(包括紐約的酒店)在與客戶有直接接觸時為員工提供口罩,費用由雇主承擔。

新澤西州州長菲爾•墨菲(Phil Murphy)簽署了類似的行政命令(122號行政命令)。新澤西州的行政命令要求雇主付款,並向員工提供口罩和手套。

但是,我們工會談判達成的冠狀病毒安全守則協議更進一步,大大增加了我們對個人防護設備和安全工作環境的權利。

9問:如果老闆召回我去上班,但少於5天工作,怎麼辦?

答:您是“隨意就業”的員工。因此,您的老闆完全沒有法律義務讓您重返崗位的機會、按資歷提供工作或為您提供全職的工作。

如果您在紐約和新澤西州,重返崗位時的工作時間少於5天的話,您仍可以領取失業金。您的失業金福利將根據您賺取的金額而減少。如要了解有關紐約州失業金的更多信息,請單擊此處。如要了解有關新澤西州失業金的更多信息,請單擊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