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致詞

在這個艱難的時刻,我們無法聚會,無法面對面地為彼此提供安慰。因此,我們想提供一個平台來悼念和致敬逝世的工會會員。

我們懷著一顆祈禱的心,認可他們對社區,家人,和工作所做的貢獻。無論信仰如何,我們來自哪裡,在哪里工作,我們在工會中都是兄弟姐妹。這種疾病無國界,但我們將團結而堅強地擺脫它。

要通知工會會員或家庭成員的去世,點擊這裡

拉瓜迪亞萬怡酒店(Courtyard LaGuardia)的貝蒂·布朗(Betty Brown)

我們悲傷地宣布,我們的工會姐妹貝蒂·布朗去世了,他是拉瓜迪亞萬怡酒店的服務員和工人代表。

工會代表比利·聖·皮埃爾(Billy St. Pierre)記得貝蒂是一位令人難以置信的工人代表和親愛的朋友。 “貝蒂是一位非凡的女人。她讓我們知道,一個聰明,堅強,耐心和無私的人可以正面地影響這麼多人的生活。她真正地以身作則,團結了許多信任她的同事,展示著她的領導才能和智慧。她的力量,幽默感和同情心交織在一起,她指導了許多同事和代表,不是因為她必須這樣做,而是因為她就是那樣的人。我們將非常想念她,我永遠感激我有機會認識這樣一個了不起的人。”

點擊這裡閱讀貝蒂的悼念致詞全文。

耶魯俱樂部(Yale Club) 的比恩韋尼多•埃斯特維茲(Bienvenido Estevez)

我們悲傷地宣布比恩韋尼多•埃斯特維茲(Bienvenido Estevez)的離逝,他是耶魯俱樂部(Yale Club) 的代表和超過30年的工會會員。

比恩韋尼多的妻子蜜拉格斯•埃斯特維茲(Milagros Estevez)記得比恩韋尼多是一個充滿愛心的丈夫,父親和一個願意奉獻的人。 “他是一個模範的丈夫,也是一個模範的父親。他有一個驚人的頭腦和一個明亮的心。即使他沒有工作,他還是一個大方的人。如果他只有十美元,他會把其中的九美元捐給有需要的人。他就是那種人。”

點擊這裡閱讀恩韋尼多的悼念致詞全文。

伊夫林酒店(Evelyn Hotel)的克里斯蒂娜•奧迪亞里斯•迪亞茲(Cristina Odalis Díaz)

我們的姐妹克里斯蒂娜•迪亞茲(Christina Diaz)在伊夫林酒店(Evelyn Hotel)擔任了18年的客房服務員去世了。朋友和家人都記得她總是微笑,開心,從不悲傷,並且是一個富有同情心的人,非常關心別人。

莉莉安娜•薩拉薩(Liliana Salazar)是她的親密朋友之一,也在伊夫林(Evelyn)工作,她說,克里斯蒂娜(Christina)在2015年組織工會期間的努力對她來說是一次改變人生的事件。 “克里斯蒂娜說服了我加入工會。我永遠不會忘記她為我們工作的辛苦,而她美麗的笑容始終使我們感到愉悅。”莉莉安娜(Liliana)還指出,克里斯蒂娜(Christina)是一位虔誠的母親,有3個女兒和4個孫子,他們熱愛生活,熱愛跳舞。

點擊這裡閱讀克里斯蒂娜的悼念致詞全文。

君悅酒店(Grand Hyatt)的戴維·迪奧奎諾(David Dioquino)

工會悲傷地宣布,我們的兄弟戴維·迪奧奎諾(David Dioquino),在君悅酒店( Grand Hyatt ) 服務了36年的工人代表,去世了。

“他真是一個了不起的人,”他的兒子阿塞尼奧(Arsenio)回憶道。 “即使他不再和我們在一起,得知他對認識他的每個人的生活有多深的影響也令人感到欣慰。” 阿塞尼奧還指出,他的父親相信工會。 “工會多次在君悅酒店為他提供幫助,他為成為工會會員而感到自豪。”

點擊這裡閱讀戴維的悼念致詞全文。

瑞吉酒店(St. Regis)的德拉利·班薩(Delali Bansa)

工會很遺憾地宣布,自1991年起在瑞吉酒店擔任工人代表的德拉利·班薩(Dalali Bansa)已經去世。

德拉利在布朗士區高橋區域(Highbridge)的活福音事工教會(Living Gospel Ministry Church)擔任牧師超過二十年。泰迪·奧塞·邦蘇(Teddy Osei Bonsu)是他近30年的同事,他記得德拉利是一個非常善良的人,是虔誠的基督徒。 “德拉利是一個堅強,忠實的好朋友。他為我們中的許多人提供了安慰和支持。每當我們的一位同事遇到困難時,德拉利就會把我們帶到一邊為我們祈禱。”

點擊這裡閱讀德拉利的悼念致詞全文。

皮埃爾酒店和華爾道夫酒店(Pierre Hotel and Waldorf Astoria)的愛德華·法齊奧(Edward Fazio)

我們的兄弟愛德華·法齊奧是皮埃爾酒店的食品和飲料儲藏室服務員,已經工作了3年,於2020年4月21日突然去世。愛德華曾在華爾道夫酒店擔任早餐宴會廚師超過20年。他享年62歲。

邁克爾·格里利(Michael Greeley)在華爾道夫與“愛迪(Eddie)”合作了很多年,他說他是“超級好人,非常可靠”。邁克爾還記得埃迪談到自己成為廚師和引以為傲的工會會員之前曾從事很多不同工作。

點擊這裡閱讀愛德華的悼念致詞全文。

樂天紐約宮 (Lotte New York Palace)的埃馬斯·奧烏蘇(Emas Owusu)

我們沈重地宣布埃馬斯·奧烏蘇(Emas Owusu)的去世,他是一個充滿愛心的丈夫和父親,他在紐約樂天宮(Lotte New York Palace)擔任廚房服務員20多年。 埃瑪斯具有著動人的、善良的和慷慨的個性,對他遇到的所有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點擊這裡閱讀埃馬斯的悼念致詞全文。

HTC總監兼6號工會的副主席的Ernie Peters (歐尼·彼得斯)

工會對於歐尼•彼得斯的逝世感到非常難過。他曾長期擔任紐約酒店工會的區域總監,工會6號當地附屬機構業務代表和副總裁。彼得斯先生於5月26日去世,享年85歲。他成為我們工會的成員已有68年。

在工會的長期任職期間,彼得斯是我們會員的有力代表,是一位積極的合同執行者。他受到會員和管理層的尊敬。

點擊這裡閱讀歐尼的悼念致詞全文。

肯尼迪麗笙酒店(JFK Radisson)的弗朗西斯科·埃斯皮納爾(Francisco Espinal)

工会悲傷地宣布,弗朗西斯科·阿德里亞諾·埃斯皮納爾,在肯尼迪麗笙酒店的工程師,已經過世。

弗朗西斯科自2001年以來一直是工會94號當地分支機搆的成員,也是肯尼迪麗笙酒店的工程師。他一直在努力為他的三個孩子提供更美好的未來。

點擊這裡閱讀弗朗西斯科的悼念致詞全文。

紐約喜來登酒店(New York Sheraton)的加百利•迪亞茲(Gabriel Diaz)

那些了解加百利的人都記得他是一個熱情的人,勤奮工作,也是一位音樂家以及是充滿愛心的丈夫和父親。

經理和工會代表埃拉迪奧•阿塞維多(Eladio Acevedo)與加百利一起工作了將近30年,並記得他是他的同事們的有力的工會代表。 “加百利是一名後衛。我這樣稱呼他,是因為在工作中,他始終捍衛他的同事。他之所以成為代表,是因為他致力於成為工會其他成員的聲音。他幫助人們在工作中提出問題,並確保人們擁有所需的資源。他熱愛我們的工會,經常去參加各種活動和集會,為我們奮鬥。從我的角度來看,他有兩份工作:作為客房服務員他為客人服務,作為工會代表他為會員服務。”

點擊這裡閱讀拉迪奧的悼念致詞全文。

紐約希爾頓(New York Hilton)的杰拉爾多·巴斯克斯(Gerardo Vázquez)

杰拉爾多·巴斯克斯(Gerardo Vazquez)於1963年至1998年在紐約希爾頓酒店擔任

郵件室服務員,於4月6日去世了。杰拉爾多被他的朋友和親人暱稱 “傑里”(Gery),他將被他感動的每個人所懷念。

与他共谐连理37年的妻子,阿爾塔格拉西亞·巴斯克斯(Altagracia Vasquez),也是工會會員。阿爾塔格拉西亞記得杰拉爾多是一個充滿愛心的丈夫,“他是一個偉大的伴侶,一個充滿愛心的父親,祖父和丈夫。” 

點擊這裡閱讀杰拉爾多的悼念致詞全文。

紐約希爾頓酒店(New York Hilton)的吉亞斯·烏丁(Gias Uddin)

吉亞斯·烏丁(Gias Uddin)自2000年以來一直是紐約希爾頓酒店(NY Hilton)的廚房服務員,並一直以工會成員的身份感到自豪。吉亞斯於2020年4月3日去世。在Great Performance宴會服務員穆罕默德·阿拉姆(Mohamed Alam)認識吉亞斯已有40多年了,他深情地回憶他最親密的朋友是一位誠實和善良的人,也是工會的忠實支持者。 “對他來說,一切都是工會。工會的活動我們總是一起參與。”穆罕默德記得曾一起參加“拯救廣場酒店集會(Save the Plaza Rally)”,並參加了卡普里懷特斯通(Capri Whitestone)的罷工示威,還多次與吉亞斯一起參加了抵制船屋餐廳(Boathouse Restaurant)的活動。

點擊這裡閱讀吉亞斯的悼念致詞全文。

格蘭維爾·尼科爾斯(Granville Nicholls), 哈佛俱樂部(Harvard Club)和6号工會(Local 6)的受託人

工會很遺憾地宣布6工會受託人格蘭維爾•尼科爾斯(Granville Nicholls)最近在他位於紐約州切斯特(Chester)的家中過世。享年73歲。從巴巴多斯移民到美國的格蘭維爾(Granville Nicholls)於1978年夏天開始在哈佛俱樂部(Harvard Club)擔任服務員。在這40多年中,他成為了工會代表,工人代表,最終成為了工會董事成員。

點擊這裡閱讀格蘭維爾的悼念致詞全文。

君悅酒店 (Grand Hyatt) 的雷塔·貝利澤爾(Greta Belizaire)

工會為得知我們的姐妹格雷塔·貝利澤爾(Greta Belizaire)逝世而感到難過。33餘年,她在君悅酒店擔任客房服務員。格雷塔於2020年4月9日去世。

工會6號當地分支機搆副主席哈澤爾·哈扎德(Hazel Hazzard)回憶說,格雷塔是位安靜的女士,非常受人尊敬,風度翩翩和優雅,並且受到所有人的喜愛。

點擊這裡閱讀格雷塔的悼念致詞全文。

紐約希爾頓酒店(New York Hilton)的埃爾南·莫拉萊斯(Hernan Morales)

在紐約希爾頓酒店(New York Hilton)服務了21年的工人代表埃爾南·莫拉萊斯(Hernan Morales)逝世了。他享年68歲。

她的妻子克勞迪婭(Claudia)談到了她的丈夫,她親切地稱她為“帕”(Pa)。她說 “他是個好人,勤奮工作,喜歡幫助別人,認為這比任何事情都重要。”她補充說,他不僅是好丈夫,好父親和好同事,而且還是好朋友。 “帕是我一生的摯愛,我將永遠懷念他。”

點擊這裡閱讀埃爾南的悼念致詞全文。

瑞吉酒店(St. Regis)的約翰·門薩(John Mensah)

瑞吉酒店的工程師約翰·門薩(John Mensah)逝世令我們感到悲伤。約翰被認為是偉大的丈夫,父親和祖父。

約翰從加納移民紐約。自1991年瑞吉酒店開業以來,一直在酒店工作。

點擊這裡閱讀約翰的悼念致詞全文。

華爾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的豪爾赫·萊昂尼達斯·西阿維查(Jorge Leonidas Siavichay)

豪爾赫·萊昂尼達斯·西阿維查(Jorge Leonidas Siavichay), 在華爾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從事了40餘年的服務員,於2020年4月17日去世了。

豪爾赫是他家庭,工作場所和社區的支柱。在工作中,喬治被公認為是使華爾道夫酒店成為傳奇機構的傑出專業人士之一。

點擊這裡閱讀豪爾赫的悼念致詞全文。

文華東方酒店 (Mandarin Oriental) 的何塞•雷納德•安德烈斯 (Jose Reynald C. Andres)

我們為文華東方酒店廚師何塞•雷納德•安德烈斯(Jose Reynald C. Andres)的逝世感到悲傷。何塞於2020年4月2日輸掉了與冠狀病毒的鬥爭。

何塞的朋友兼工會代表威廉•塞內旺(William Seneewong)記得何塞是一位好朋友,忠誠的同事和堅強的工會成員。 “ 2004年,何塞剛開始在文華東方酒店工作時,我對他進行了培訓。從那時起,我們每天並肩工作,他成了我的兄弟。他是一位了不起的工人。何塞一直在那裡支持他的同事,並100%與工會站在一起。”

點擊這裡閱讀何塞的悼念致詞全文。

友聯俱樂部(Union Club)主席兼6號工會代表大會成員的何塞·羅莎多(Jose Rosado)

友聯俱樂部(Union Club)主席兼6號工會代表大會成員的何塞·羅莎多(Jose Rosado)的喪生深感難過。何塞(Jose)於4月17日去世,享年71歲。他在友聯俱樂部(Union Club)工作了二十多年,做過廚師,並且被任命為俱樂部董事長之前,是第一位工會代表。所有人都將他銘記在心,他是一個充滿愛心的丈夫和父親,一個無所畏懼的領袖,以及一個友好,友善和有趣的人。

點擊這裡閱讀何塞的悼念致詞全文。

美高梅帝國城市賭場(MGM Empire City Casino)的約瑟夫·欽奇利亞(Joseph Chinchilla)

工會為我們兄弟約瑟夫·欽奇利亞(Joseph Chinchilla)的逝世感到哀傷。他是揚克斯(Yonkers)的美高梅帝國城市賭場(MGM Empire City Casino)的賭場出納員。約瑟夫被認為是工作中有趣,熱情和有關懷的人。

與約瑟夫密切合作的另一位賭場出納員笛梵·雷帕(Divine Rapay)記得他是一位受大家喜愛的同事和出色的對話家。 “我對約瑟夫的家人表示最深切的同情。他的逝世令我們所有人震驚!”她解釋說。 “我非常喜歡和他一起工作。我會想念和他說話,我會想念他的爽朗笑聲。安息吧,約瑟夫!”

點擊這裡閱讀約瑟夫的悼念致詞全文。

聯合國廣場千禧希爾頓酒店(Millennium Hilton One UN Plaza)的卡米爾·艾哈邁德(Kamal Ahmed)

我們為卡米爾·艾哈邁德(Kamal Ahmed)逝世感到難過,卡米爾是聯合國廣場千禧希爾頓酒店(Millennium Hilton One UN Plaza)的宴會服務員,也是工會會員將近40年。

卡馬爾40年前從孟加拉國來到美國。人們記得他是一個充滿愛心的丈夫,父親和社區領袖。卡馬爾逝世時,正在擔任紐約市孟加拉協會的第二任主席。

點擊這裡閱讀卡米爾的悼念致詞的全文。

皮埃爾酒店(Pierre Hotel)的拉坦亞·傑克遜(Latanya Jackson)

2020年4月8日,工會失去了我們的姐妹拉坦亞·傑克遜,自2012年以來她一直在皮埃爾酒店担任PBX的運營工作。她享年53歲。

貝弗利·弗特曼(Beverly Footman)是皮埃爾酒店的代表,與拉坦亞並肩工作,她是她的最親密的朋友,她記得她是一個非常有愛,關懷,溫柔的人。 “她是如此充滿活力,如此快樂,並且臉上總是掛著微笑。認識她的每個人都愛她。”貝弗利指出。 “我們在3-11班次上共同努力了多年。我很傷心失去她。“

點擊這裡閱讀貝弗利的悼念致詞全文。

紐約樂天皇宮 (Lotte New York Palace)的 洛克納特 沙哈(Locknath Saha)

我們兄弟洛克納特 沙哈(Locknath Saha)的逝世使工會感到難過。他是紐約樂天皇宮酒店(Lotte New York Palace)的 Gilt餐廳(Gilt Restaurant)Trouble’s Trust B吧台的的服務服務員,享年52歲。

洛克納特(Locknath)15年來最親密的同事回憶道:“他一直都是很紳士的,他從未打請過病假,而且他總是很準時的來上班。他非常了解自己的工作,他無時無刻都談及自己的妻子、兒子和女兒。他的家人對他來說就是一切。我還記得他經常回孟加拉國,回去幫助他的家人和朋友。他力所能及做到了一切,他會懷念這一切的。

點擊這裡閱讀洛克納特的悼念致詞全文。

樂天紐約皇宮酒店(Lotte New York Palace)的路易斯·伊扎爾(Luisito Izar)

工會為我們的兄弟路易斯·伊扎爾(Luisito Izar)的逝世表示哀悼,他在樂天紐約皇宮酒店(Lotte New York Palace)擔任樓層主管近16年之久,他於4月11日去世。路易斯自1992年起就成為工會會員,當時他是倫敦酒店的一名客房服務員,後來去了皇宮酒店工作。他享年63歲。

點擊這裡閱讀路易斯的悼念致詞全文。

半島酒店(Peninsula)的馬里安·謝潑德(Marion Shephard)

工會為失去我們的姐妹馬里安·謝潑德(Marion Shephard)感到哀悼,她是是半島酒店30多年的客房服務員。馬里昂(Marion)還是本地6號工會代表大會的成員。她於4月12日去世,享年62歲。

半島酒店的的房客服務員Kwaku Oduro不僅是她同事,還是Marion的密友。他形容她為“一位真正善良的女士,非常樂於助人,每個人都愛她,她絕對喜歡和人在一起。她通常是年終聚會上的關注焦點,很享受這一切。”

點擊這裡閱讀馬里安的悼念致詞全文。

君悅酒店(Grand Hyatt)的邁克爾·劉易斯(Michael Lewis Sr.)

我們的兄弟邁克爾·劉易斯是在君悅酒店服務了40年的客房服務員,於2020年4月11日去世,享年70歲。

他多年的朋友和同事阿爾達·庫珀(Alda Cooper)也是一名客房服務員,酒店剛開業時便與邁克爾一起在君悅工作,他深情地記得他是一個非常有愛,關懷,友好,溫柔的人,會為人做任何事情。 “邁克爾一直在你身邊。你永遠也不必問他。好像他可以讀懂你的想法。他就是邁克爾。”她說:“再也沒有像他這樣的人了。”

點擊這裡閱讀邁克爾的悼念致詞全文。

皮埃爾酒店 (Pierre)的默特蘭•麥克弗森(Murtland McPherson)

工會對我們的兄弟默特蘭•麥克弗森(Murtland McPherson)的去世表示哀悼,他在皮埃爾酒店(Pierre Hotel)工作了29年。他享年71歲。

皮埃爾酒店的工會代表威利•約瑟夫(Willie Joseph)回憶說,默特蘭是典型的好人。 “他只是一直渴望伸出援手;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我真的很想念他。”

點擊這裡閱讀默特蘭的悼念致詞全文。

大都會俱樂部(Metropolitan Club)的羅伯托•波佐(Roberto Pozo)

我們為大都會俱樂部的門衛羅伯托•波佐(Roberto Pozo)的逝世感到難過。他是4月17日去世的。

羅伯托是一位慈愛的父親和丈夫。他在同事們的印象裡是導師也是親愛的朋友。他是一個樂於助人且充滿愛心的人,他總是竭盡全力與他人分享自己的智慧。

點擊這裡閱讀羅伯托的悼念致詞全文。

羅斯福酒店 (Roosevelt Hotel)的羅穆盧·可(Romulo Co)

羅穆盧·可是羅斯福酒店的行李員,從1997年工作到2020年,於2020年4月28日去世。

他34歲的妻子普里西拉·奧拉格拉·可(Priscilla Olaguera Co)記得羅穆盧是兒子的慈愛父親,是好的兄弟和丈夫。她還對丈夫說了些善意的話:“他真是個好人,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正是他對他人的關懷態度使他變得如此特別,我為他感到驕傲。他總是首先想到別人,卻從未想到自己。”

點擊這裡閱讀羅穆盧的悼念致詞全文。

紐約希爾頓(New York Hilton)的桑托斯•皮薩羅(Santos Pizarro)

我們悲傷地宣布在紐約希爾頓工作的工程師桑托斯•皮薩羅(Santos Pizarro)逝世了。桑托斯被大家稱為“矮個子”。人們記得他是一個充滿愛心的丈夫,父親和祖父,一個偉大的同事和活躍的工會會員。

點擊這裡閱讀桑托斯的悼念致詞全文。

皮埃爾酒店(Pierre Hotel)的瓦倫丁·康斯坦丁(Valentin Constantin)

我們的兄弟瓦倫丁·康斯坦丁是皮埃爾酒店(Pierre Hotel)的客房服務員,有33餘年的資歷,他於2020年4月10日突然去世,享年57歲。

皮埃爾酒店的代表和同事瓦爾達·摩根(Valda Morgan)和威利·約瑟夫(Willie Joseph)在得知瓦倫丁的去世時都感到非常難過。 “當我聽到這個不幸的消息時,我簡直不敢相信。我們會真的想念他,”瓦爾達說。威利指出:“他真是個好人,又是個好工人,我不敢相信他不再和我們在一起。”

點擊這裡閱讀瓦倫丁的悼念致詞全文。

君悅酒店(Park Hyatt)的沃爾特•瓦德拉瑪(Walter Valderrama, Sr.)

工會悲傷地宣布沃爾特•瓦德拉瑪(Walter Valderrama, Sr.),我們在君悅酒店的兄弟,逝世的訊息。沃爾特在君悅酒店工作了將近22年,最初是洗碗服務員,後來當了工會代表。

沃爾特在君悅酒店的同事之一卡洛斯•奧班多(Carlos Obando)一起工作了15餘年,他深情地記得他的朋友是一個好人的完美典範。 “即使他天生安靜,他還是很友好的。他是那種會毫不猶豫地幫助任何人的人。”卡洛斯回憶道。

點擊這裡閱讀沃爾特的悼念致詞全文。

文華東方酒店(Mandarin Oriental)的維克多•林(Victor Lam)

我們悲傷地宣布,我們的工會兄弟維克多•林(Victor Lam)去世了,他是文華東方酒店(Mandarin Oriental)的膳務員工。

維克多被銘記為敬業的工人,他一直在那裡支持他的同事。當他的同事請假時,維克多總是願意替班,並向工作中的同事伸出援手。維克多是一位專業人士,專門從事酒店的廚房工作。

點擊此處閱讀維克多的悼念致詞全文。

大都會逸林酒店(Doubletree Metropolitan)的 Yi Gao Huang

我们的兄弟Yi Gao Huang在4月16日去世了。在過去的10年中,他是大都會逸林酒店的工程師,也是工會的成員。家人、朋友和同事都記得Yi Gao是一個安靜而勤奮的人,他為家庭盡心盡力。

資深工程師赫爾曼·索尼(Herman Sawney)記得Yi Gao是個樂於助人,值得信賴和無私的人:“他是一個非常熟練的工人,非常專注於工作。每當有客人打來電話時,Yi Gao都會立即應對。他總是願意與他人分享。他是一個真正的朋友,我們會很想念他的。”

點擊這裡閱讀Yi Gao的悼念致詞全文。

大都會俱樂部 (Metropolitan Club)的 Zachery Sandstrom

我們為失去大都會俱樂部(Metropolitan Club) 超過18年工作經驗的調酒員Zachery Sandstrom感到難過。 大家稱他為“扎克(Zach)”,他是一位慈愛的父親、祖父和丈夫。扎克(Zac)是內布拉斯加州乍得(Chadron)的本地人,他年輕時移居到紐約,後來他成為大家在大都會俱樂部(Metropolitan Club)里很受歡迎的人,他被譽為將人們凝聚在一起的“膠水”,給他在俱樂部的成員和同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的朋友、同事,和俱樂部服務員何塞·科拉多(Jose Collado)回憶說,扎克(Zac)認識每個成員,無論他們來自何方。何塞說:“俱樂部的每個人都愛他。 要成為一名優秀的調酒師,您必須具有良好的記憶力,了解很多故事並成為一名健談的人,因此扎克(Zac)的工作非常出色。成員們會說:“我想要馬提尼酒,但我要紮克來做。”

點擊這裡閱讀扎克的悼念致詞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