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致詞

在這個艱難的時刻,我們無法聚會,無法面對面地為彼此提供安慰。因此,我們想提供一個平台來悼念和致敬逝世的工會會員。

我們懷著一顆祈禱的心,認可他們對社區,家人,和工作所做的貢獻。無論信仰如何,我們來自哪裡,在哪里工作,我們在工會中都是兄弟姐妹。這種疾病無國界,但我們將團結而堅強地擺脫它。

要通知工會會員或家庭成員的去世,點擊這裡

拉瓜迪亞萬怡酒店(Courtyard LaGuardia)的貝蒂·布朗(Betty Brown)

我們悲傷地宣布,我們的工會姐妹貝蒂·布朗去世了,他是拉瓜迪亞萬怡酒店的服務員和工人代表。

工會代表比利·聖·皮埃爾(Billy St. Pierre)記得貝蒂是一位令人難以置信的工人代表和親愛的朋友。 “貝蒂是一位非凡的女人。她讓我們知道,一個聰明,堅強,耐心和無私的人可以正面地影響這麼多人的生活。她真正地以身作則,團結了許多信任她的同事,展示著她的領導才能和智慧。她的力量,幽默感和同情心交織在一起,她指導了許多同事和代表,不是因為她必須這樣做,而是因為她就是那樣的人。我們將非常想念她,我永遠感激我有機會認識這樣一個了不起的人。”

宜必思塔拉法(Ibis Tarafa)是拉瓜迪亞萬怡酒店的客房服務員,與貝蒂共事12年,他回憶起貝蒂是他的導師。 “貝蒂是我所要求的最好的代表。她就像我們的母親一樣。她總是試圖回應我們的問題。她會回電話,並深究的每個問題。”

貝蒂的前同事和鄰居尼莎(Nisha Rampharram)也懷念貝蒂。 “貝蒂在酒店為我說了好話。最終我們在那裡一起工作了11年。她是一個很好的女士,她對我總是很友善。即使退休,她也總是路過我家,追問我的近況。我會想念她的。”

另一個朋友和同事莎朗·麥凱恩(Sharon Mckain)回憶起貝蒂如何體現出成為工會領袖的意義。 “貝蒂是一位強而有力的代表。她總是有會員的支持,她一直在為我們而戰。她也是一個有趣,善良,友好的人。她堅信自己的信念,並始終確保我們團結一致成為工會會員。”

我們向貝蒂的家人和朋友致以最深切的慰問。

 耶魯俱樂部(Yale Club) 的比恩韋尼多•埃斯特維茲(Bienvenido Estevez)

我們悲傷地宣布比恩韋尼多•埃斯特維茲(Bienvenido Estevez)的離逝,他是耶魯俱樂部(Yale Club) 的代表和超過30年的工會會員。

比恩韋尼多的妻子蜜拉格斯•埃斯特維茲(Milagros Estevez)記得比恩韋尼多是一個充滿愛心的丈夫,父親和一個願意奉獻的人。 “他是一個模範的丈夫,也是一個模範的父親。他有一個驚人的頭腦和一個明亮的心。即使他沒有工作,他還是一個大方的人。如果他只有十美元,他會把其中的九美元捐給有需要的人。他就是那種人。”

耶魯俱樂部的另一位代表馬可•薩拉薩(Marco Salazar)分享了他與比恩韋尼多的一些回憶。 “我認識比恩韋尼多,自2007年以來和我一直並肩工作。他是我的好夥伴,如父親般的形象。我總是會向他尋求建議-所有人都會向他尋求建議!他總會慷慨他的時間。我會非常想念他的。”

另一個朋友和同事羅曼•桑切斯(Roman Sanchez)回憶起比恩韋尼多總是大事化小,“我與比恩韋尼多工作了10年。和他在一起時,我從來沒有遇到過糟糕的時刻。我們總是在開玩笑。只是快樂和開心的笑。他是一個很好的朋友。”

工會代表和同事奧斯卡•阿爾蒙特(Oscar Almonte)表示:“您不會發現說比恩韋尼多不好的人。他是一個忠誠的工作者,一個偉大的伴侶,非常有趣。願上帝保佑他,敞開天空通往天堂的大門。”

比恩韋尼多的三個孩子卡洛斯(Carlos),喬納森(Jonathan)和卡琳娜(Karina)分享了他們父親的一些教訓,愛和回憶。

“以過去時態寫或追思我們的父親比恩韋尼多•埃斯特維茲,真是奇怪。他的生命之光是永存的光。我們從父親那裡學到了很多寶貴的經驗。我們了解到生命短暫,也可能會殘酷,但儘管如此,愛,謙卑和歡笑總能解決一切難關的。我們以及任何有幸與我們父親分享時光的人,都會非常想念他。在這些最困難的時期,人們常常說忘記糟糕的時光,而專注於美好的時光。在我們父親的陪伴下,簡直沒有糟糕的時光。我們的父親詮釋了待人至善,勤奮工作,不可思議的父親,模範的人的意義。我們非常感謝所有認識他的人的傾瀉之愛。我們將永遠珍惜所有鼓勵詞,圖片,視頻和有趣的軼事,這些都是你們所有人(他摯愛的朋友和同事)與我們分享的。雖然我們所有人都會感到失去了他的光明,但讓我們將他與我們分享的愛,喜悅和同情心帶入我們的心。我們愛你,想念你。直到我們再次見面。

您親愛的孩子們

卡洛斯(Carlos),喬納森(Jonathan)和卡琳娜(Karina)”

伊夫林酒店(Evelyn Hotel)的克里斯蒂娜•奧迪亞里斯•迪亞茲(Cristina Odalis Díaz)

我們的姐妹克里斯蒂娜•迪亞茲(Christina Diaz)在伊夫林酒店(Evelyn Hotel)擔任了18年的客房服務員去世了。朋友和家人都記得她總是微笑,開心,從不悲傷,並且是一個富有同情心的人,非常關心別人。

莉莉安娜•薩拉薩(Liliana Salazar)是她的親密朋友之一,也在伊夫林(Evelyn)工作,她說,克里斯蒂娜(Christina)在2015年組織工會期間的努力對她來說是一次改變人生的事件。 “克里斯蒂娜說服了我加入工會。我永遠不會忘記她為我們工作的辛苦,而她美麗的笑容始終使我們感到愉悅。”莉莉安娜(Liliana)還指出,克里斯蒂娜(Christina)是一位虔誠的母親,有3個女兒和4個孫子,他們熱愛生活,熱愛跳舞。

在伊夫林(Evelyn)進行組織運動的工會組織者之一胡安娜(Juana Velez)也回想起克里斯蒂娜(Christina)對工會的大力支持。 “她樂於與同事談心。她的熱情和富有感染力的微笑讓我印象深刻。她希望為她的同事們爭取到最好的條件-這就是她所關心的全部。”

工會的另一位組織者瑪格麗塔•丹頓(Margarita Denton)回憶在伊夫林(Evelyn)舉行工會選舉的那天。 “我們和工人們相約在伊夫林附近的一個公園,宣布了投票結果。他們十分緊張,但是當我們宣布工會以100%的優勢獲勝時,那真是太瘋狂了。我們都很激動。克里斯蒂娜走過去,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天。” (注:照片)

克里斯蒂娜(Christina)的丈夫露辛多(Lucindo)對他的妻子(也是他的最好的朋友)對她更多的描述:“她一直想做正確的事情,她一直在你身邊。她從沒想過自己。她總是很快樂,你知道她很快樂,因為她一直在微笑。”

君悅酒店(Grand Hyatt)的戴維·迪奧奎諾(David Dioquino)

工會悲傷地宣布,我們的兄弟戴維·迪奧奎諾(David Dioquino),在君悅酒店( Grand Hyatt ) 服務了36年的工人代表,去世了。

“他真是一個了不起的人,”他的兒子阿塞尼奧(Arsenio)回憶道。 “即使他不再和我們在一起,得知他對認識他的每個人的生活有多深的影響也令人感到欣慰。” 阿塞尼奧還指出,他的父親相信工會。 “工會多次在君悅酒店為他提供幫助,他為成為工會會員而感到自豪。”

大衛的女婿阿里埃勒·布埃納文圖拉(Ariel Buenaventura)記得他岳父是非常的貼心,是一個充滿愛心和出色的祖父。他指出,正是他對他人的關心態度使他如此特別。 “他總是首先想到別人-他從未想到自己。”他還說,他喜歡散步,而且他是紐約尼克斯隊的忠實粉絲。 “他喜歡運動,他十分喜歡尼克斯。”

大衛身後留下了他的妻子安德里亞(Andrea),兒子阿塞尼奧(Arsenio)和阿爾弗雷德(Alfred),女兒瑞亞(Reah)和女婿阿里埃勒(Ariel)以及3個孫子。

瑞吉酒店(St. Regis)的德拉利·班薩(Delali Bansa)

工會很遺憾地宣布,自1991年起在瑞吉酒店擔任工人代表的德拉利·班薩(Dalali Bansa)已經去世。

德拉利在布朗士區高橋區域(Highbridge)的活福音事工教會(Living Gospel Ministry Church)擔任牧師超過二十年。泰迪·奧塞·邦蘇(Teddy Osei Bonsu)是他近30年的同事,他記得德拉利是一個非常善良的人,是虔誠的基督徒。 “德拉利是一個堅強,忠實的好朋友。他為我們中的許多人提供了安慰和支持。每當我們的一位同事遇到困難時,德拉利就會把我們帶到一邊為我們祈禱。”

德拉利身後留下了他的妻子和兩個女兒。他的女兒查拉迪(Charity)描述德拉利為一個非常開朗的父親。 “我父親積極參與我們的教育。他鼓勵我姐姐和我在學校努力學習。他啟發了我們,並且由於他的奉獻精神,我目前正在修讀學位,成為一名學校老師。我們會非常想念他的。”

皮埃爾酒店和華爾道夫酒店(Pierre Hotel and Waldorf Astoria)的愛德華·法齊奧(Edward Fazio)

我們的兄弟愛德華·法齊奧是皮埃爾酒店的食品和飲料儲藏室服務員,已經工作了3年,於2020年4月21日突然去世。愛德華曾在華爾道夫酒店擔任早餐宴會廚師超過20年。他享年62歲。

邁克爾·格里利(Michael Greeley)在華爾道夫與“愛迪(Eddie)”合作了很多年,他說他是“超級好人,非常可靠”。邁克爾還記得埃迪談到自己成為廚師和引以為傲的工會會員之前曾從事很多不同工作。

埃迪的妻子喬伊斯(Joyce)說,她的丈夫“很有幽默感,很受人喜愛,是個了不起的廚師,最重要的是致力於他的工作。”

他的同事和朋友拉爾夫·羅德里格斯(Ralph Rodriguez)也讚揚埃迪是一位勤奮,努力,受人恭敬的紳士,他總是準時,對每個人都有好話要說。 “埃迪不僅是個好人,而且是密友。我們可以談論任何事情,因為我們有著“兄弟”般的關係。”他說。 “我會教他一點西班牙語;他會教我一點意大利語。”拉爾夫說,埃迪不僅像他一樣是一個驕傲的紐約本地人,而且他也是一個驕傲的工會成員。 “他是優秀工會工作者的完美典範。我真的很想他。少了他,以后再上班就不一樣了。”

HTC總監兼6號工會的副主席的Ernie Peters (歐尼·彼得斯)

工會對於歐尼•彼得斯的逝世感到非常難過。他曾長期擔任紐約酒店工會的區域總監,工會6號當地附屬機構業務代表和副總裁。彼得斯先生於5月26日去世,享年85歲。他成為我們工會的成員已有68年。

在工會的長期任職期間,彼得斯是我們會員的有力代表,是一位積極的合同執行者。他受到會員和管理層的尊敬。

“歐尼•彼得斯是一位偉人,是一位真正的紳士,也是一位真正的專業人士,” 工會6號當地附屬機構執行委員會成員薩爾•馬奇安迪(Sal Marciante)說。 “ 1981年,我在工會的第一個任務讓我在維斯塔酒店(Vista Hotel)遇見了他,那有一次我們不得不在酒店大堂舉行緊急工會會議,而彼得斯像交響樂團一樣進行了指揮。相信我,他淋漓盡致地完成了任務。”

馬奇安迪對彼得斯還有其他記憶。 “他是一個非常好的人,但在必要時他也毫不猶豫地斥責管理層。我尤其記得他是一個總是樂於助人的人。如果有人值得安息,那就是歐尼•彼得斯。”

彼得斯確實擅長舉行緊急工會會議。曾在酒店之聲(Hotel Voice)中報導,彼得斯在1987年在皇宮酒店(Palace Hotel)大廳舉行的一次這樣的會議中,指責酒店的老闆萊昂娜•赫爾姆斯利(Leona Helmsley)解雇了一名工會代表,公然違反了工會合同。在他發表講話之後,一個房間服務員舉起了手,並說她自酒店開業以來就在酒店工作,這是她第一次被允許進入大廳。彼得斯對房間服務員說:“如果赫爾姆斯利夫人不立即讓代表回去上班,您很快就會坐在大廳裡!”不久,代表回去上班了。

自1986年以來一直在紐約酒店工會工作的約翰•圖爾奇亞諾(John Turchiano)說:“歐尼•彼得斯是負責我在工會工作的人。1972年,當時我是一名大學生,為了交我的學費,我去了塔夫脫酒店(Taft Hotel)工作。酒店裡的每個人都愛他,除非是因為經理虐待了他的一名工會會員,否則他是可以想像到的最友好的人。歐尼承認我作為代表的能力,幾年後,他向我介紹了維托•皮塔(Vito Pitta)和彼得•沃德(Peter Ward),從那時起我一直在為工會工作。為此,我將永遠感激他。”

“我在40多年前遇到了歐尼•彼得斯,當時他是我的第一個業務代表,”前工會6號當地附屬機構的代表布魯斯•布查德(Bruce Bouchard)回憶說。 “我剛從加利福尼亞州來到這座城市,希望能從事戲劇工作,像許多掙扎的表演者一樣,我通過餐館工作來養活自己。這是非常殘酷的工作,直到我在一家工會酒店找到工作,我們受到尊重和公平對待。”

布查德說,工會發揮了巨大作用。 “我對工會一無所知,但歐尼•彼得斯很快就教會了我。由於他,我一直很欣賞工會,尊重糾察隊,並堅持工作場所的公平,”布查德說。布查德終於完成了他的夢想,多次上台演出,也參與製作紀錄片。現在他是劇院公司的行政總裁。他補充說:“你可以說歐尼•彼得斯對我的生活產生了持久而有益的影響。”

歐尼•彼得斯在紐約長大,儘管他成年後的大部分時間都在新澤西州和佛羅裡達州度過,但許多人還是認為他是紐約市民的完美代表。他於1952年畢業於食品貿易職業高中,並立即在準將酒店(Commodore Hotel)(現為君悅酒店)做廚師。他在那里工作到1962年,期間在美國軍隊服役三年(1958-1960年)。他於1962年加入了工會6號當地附屬機構,擔任業務代表,後來當選為副總裁。他還擔任紐約酒店工會地區總監超過二十年。他於1997年從工會退休。

紐約酒店工會主席彼得•沃德在1997年彼得斯退休時說:“當我1978年加入工會時,歐尼•彼得斯和羅伊•布魯姆菲爾德(Roy Broomfield)對我非常有眷顧。” “我將永遠感謝歐尼和羅伊花時間帶領我入行並引導我前進。”

當被告知彼得斯去世時,沃德說:“現任成員應該感謝他們今天所擁有的大部分都是前人留下的成果。像歐尼•彼得斯這樣的人做了很多事情。我為與他一起工作感到自豪,也為我稱他為我的朋友感到自豪。我代表整個工會向他的家人表示誠摯的慰問。”

他的兒子也叫歐尼,他的兒子在5月27日說:“我的父親對工會及其成員都只有正面的回憶。他堅信他為工會付出的同時也得到了工會對他的回饋。 ”

彼得斯是一位狂熱的高爾夫球手,也是他摯愛的紐約遊騎兵曲棍球隊的忠實球迷,他還被稱為非常有成就的棒球教練。退休後,他經常與工會保持聯繫,甚至於2005年從佛羅裡達州飛回紐約參加為紐約酒店工會前主席維托•皮塔舉行的追悼會。

彼得斯在去年11月協助工會進行一項研究項目時說:“看到彼得•沃德和工會的管理取得的巨大成就,我感到很興奮。” “我從個人經驗中知道酒店和餐廳的工作是什麼樣的,很高興看到福利的擴大以及紐約酒店工會和工會6號當地附屬機構得到廣泛的代表性。”

與彼得斯同舟共濟41載的妻子穆里爾(Muriel)死於他之前。彼得斯的身後留下了他的長期同伴安妮•斯奈德(Anne Snyder),四個虔誠的孩子,小歐尼(Ernie,Jr.),芭芭拉(Barbara),蘇珊(Susan)和吉恩(Jean),12個孫子,五個曾孫,許多許多朋友,還有一個感恩的工會,將永遠記住他的辛勤工作以及對酒店,餐館和俱樂部員工及其家人的不懈承諾。

肯尼迪麗笙酒店(JFK Radisson)的弗朗西斯科·埃斯皮納爾(Francisco Espinal)

工会悲傷地宣布,弗朗西斯科·阿德里亞諾·埃斯皮納爾,在肯尼迪麗笙酒店的工程師,已經過世。

弗朗西斯科自2001年以來一直是工會94號當地分支機搆的成員,也是肯尼迪麗笙酒店的工程師。他一直在努力為他的三個孩子提供更美好的未來。

納胡德·可可·羅薩多(Nahud“ Coco” Rosado)與弗朗西斯科在肯尼迪麗笙酒店並肩工作了近20年。可可回憶說:“弗朗西斯科曾經告訴每個人他是我的叔叔,他真的像對待家人一樣對待我。 “幾年前我接受手術時,是弗朗西斯科帶我來回醫院。他總是首先照顧他的家人,朋友和同事。我真的很想念他。”

與弗朗西斯科工作了18年的拉斐爾·文圖拉(Rafael Ventura)說,弗朗西斯科總是將別人的需求放在第一位。 “弗朗西斯科是那種會安排自己的日程的朋友,這樣他就可以開車送我去工作,這樣我就不必提早起床搭地铁了。他會把我包括在家庭活動中,當妻子做飯時,他會在午餐時為我帶來剩菜。他無私,而且他是笑着奉献這一切。如果我們當中有人對工作感到緊張或壓力,弗朗西斯科會講個笑話或故事來緩解您的緊張情緒。如果他能為您提供幫助,他總是會的。他在工作中教給我很多東西。我感謝上帝安排他多年來與我為友,也感謝所有開車去上班路上一起聽的拉丁音乐和他的微笑。”

弗朗西斯科的代表安德烈斯·佩雷斯(Andres Perez)記得弗朗西斯科是一個很棒的人,“弗朗西斯科很善良,心地善良。我很遺憾主不得不把他從我們身邊帶走。酒店的每個人都會想念他。”

埃斯皮納爾家族分享“弗朗西斯科是一個有家室的人,出色的父親和丈夫,非常勤奮,充滿愛心和關懷。他的同事就像他的第二個家庭一樣,總是在照顧他們。他胸懷寬廣,並感恩所有人。他對我們意義重大,他讓我們為他感到自豪。對於家人和朋友來說,這是一個巨大的損失,但他在我們的心中留下了美麗的烙印,令人難忘的回憶,這將永恒留存。”

紐約喜來登酒店(New York Sheraton)的加百利•迪亞茲(Gabriel Diaz)

那些了解加百利的人都記得他是一個熱情的人,勤奮工作,也是一位音樂家以及是充滿愛心的丈夫和父親。

經理和工會代表埃拉迪奧•阿塞維多(Eladio Acevedo)與加百利一起工作了將近30年,並記得他是他的同事們的有力的工會代表。 “加百利是一名後衛。我這樣稱呼他,是因為在工作中,他始終捍衛他的同事。他之所以成為代表,是因為他致力於成為工會其他成員的聲音。他幫助人們在工作中提出問題,並確保人們擁有所需的資源。他熱愛我們的工會,經常去參加各種活動和集會,為我們奮鬥。從我的角度來看,他有兩份工作:作為客房服務員他為客人服務,作為工會代表他為會員服務。”

同為客房服務員,弗朗基•本科斯梅(Franqui Bencosme)是加百利的同事,共事了36年,他回想起了加百利對音樂的熱愛。 “加百利真是個熱情的人。他非常開朗。我早上工作,而他晚上工作,但他通常會提早一個小時來彈吉他和與我們一起唱歌。這就是我記得他的方式。”

經理瑪格麗塔•努涅斯(Margarita Nunez)回憶起加百利在酒店廚房裡的平靜氛圍。 “在酒店工作過的任何人都知道廚房就像戰區一樣。加百利一直是個讓人暖心的人。他總是有客氣的話可以幫助別人在壓力大的時候得到舒緩。”

加百利的孩子們分享了對父親的愛,以及他一生中的一些感言,文字和回憶。

加百利的女兒吉塞拉(Gisella)寫道:“我的父親,我一直稱呼他為我的'英雄'。他總是以他無條件的愛在那兒營救。他有一顆金子般的心!他很慷慨,他樂於助人他是一個了不起的爸爸,我會非常想念他的。我永遠愛你,爸爸。”

加百利的女兒塔尼亞(Tania)寫道:“我父親是我們家庭的心臟。我記得他在我身邊的許多回憶。作為一個小女孩,如果我想和我的弟弟一起去溜冰場,即使爸爸應該拒絕我的,但爸爸總是會答應。他一生中的每一步都陪伴著我。沒有他,我無法想像我的生活。謝謝爸爸,您為我們所做的一切。我會永遠愛你的,願上帝祝福你。

加百利的兒子約瑟夫•迪亞茲(Joseph Diaz)分享道:“他是一個虔誠的丈夫,父親,祖父,兄弟和兒子。對我來說,爸爸,我稱呼他做“爸比(Papi) ”,就是個卓越的父親。我是爸爸唯一的兒子,也是三個孩子中最小的一個。我從來沒有想過我父親對這麼多人產生這麼大的影響。直到他走後,我才聽到他的朋友們傳來的許多好故事。大多數人形容他善良,禮貌,謙虛,有魅力和懂得尊重。他對我媽媽是一個有愛心的丈夫,共度了59年。他喜歡吉他。他相信努力工作的回報,總是投入110%。爸爸就是這樣。我和我的家人永遠會記得他曾經是一個體面而善良的人。雖然我們傷心欲絕,但我們知道他現在處於和平安息的好境地。 ”

加百利身後留下了他的妻子格蕾絲(Grace),兒女約瑟夫(Joseph),塔尼亞(Tania)和吉賽拉(Gisella),他的孫子勞爾(Raul),丹尼(Danny) ,卡特里亞娜(Katliana),賈米拉(Jamilla)和他在厄瓜多爾的兄弟姐妹。

紐約希爾頓(New York Hilton)的杰拉爾多·巴斯克斯(Gerardo Vázquez)

杰拉爾多·巴斯克斯(Gerardo Vazquez)於1963年至1998年在紐約希爾頓酒店擔任

郵件室服務員,於4月6日去世了。杰拉爾多被他的朋友和親人暱稱 “傑里”(Gery),他將被他感動的每個人所懷念。

与他共谐连理37年的妻子,阿爾塔格拉西亞·巴斯克斯(Altagracia Vasquez),也是工會會員。阿爾塔格拉西亞記得杰拉爾多是一個充滿愛心的丈夫,“他是一個偉大的伴侶,一個充滿愛心的父親,祖父和丈夫。” 

杰拉爾多過世後留下了他的妻子,3位孩子和4位孫子。

紐約希爾頓酒店(New York Hilton)的吉亞斯·烏丁(Gias Uddin)

吉亞斯·烏丁(Gias Uddin)自2000年以來一直是紐約希爾頓酒店(NY Hilton)的廚房服務員,並一直以工會成員的身份感到自豪。吉亞斯於2020年4月3日去世。在Great Performance宴會服務員穆罕默德·阿拉姆(Mohamed Alam)認識吉亞斯已有40多年了,他深情地回憶他最親密的朋友是一位誠實和善良的人,也是工會的忠實支持者。 “對他來說,一切都是工會。工會的活動我們總是一起參與。”穆罕默德記得曾一起參加“拯救廣場酒店集會(Save the Plaza Rally)”,並參加了卡普里懷特斯通(Capri Whitestone)的罷工示威,還多次與吉亞斯一起參加了抵制船屋餐廳(Boathouse Restaurant)的活動。

工會副主席兼區域主任埃迪·塞迪諾(Eddie Cedeno)也表達了同樣的想法。塞德諾回憶說:“他是一個非常自豪的工會會員。他總參加工會集會或罷工示威。他一直在我們身邊,我們會想念他的。”

吉亞斯的兒子穆因(Moin)記得父親是位虔誠的父親和丈夫,養育了三個兒子。穆因解釋說:“我的父親於1987年從孟加拉國來到這個國家,把他的所有朋友和家人都拋在了後面,他們幾乎一點也不懂英語,只希望換取更好的機會。他總是竭盡全力幫助他的家人和親戚。”

除了對家人和工會的熱情外,吉亞斯還喜歡足球。 “他是一位非常出色的足球運動員,”穆罕默德說。 “他在孟加拉國超級聯賽中效力了15年。幾年前,他還在工會的足球聯賽中為希爾頓效力。工會失去了一個偉大的成員。”

格蘭維爾·尼科爾斯(Granville Nicholls), 哈佛俱樂部(Harvard Club)和6号工會(Local 6)的受託人

工會很遺憾地宣布6工會受託人格蘭維爾•尼科爾斯(Granville Nicholls)最近在他位於紐約州切斯特(Chester)的家中過世。享年73歲。從巴巴多斯移民到美國的格蘭維爾(Granville Nicholls)於1978年夏天開始在哈佛俱樂部(Harvard Club)擔任服務員。在這40多年中,他成為了工會代表,工人代表,最終成為了工會董事成員。

格蘭維爾(Granville Nicholls)在哈佛俱樂部(Harvard Club)的同事之一凱文·西羅伊斯(Kevin Sirois)回憶說,他雖然堅韌頑強,但同時又很有幽默感。 “尼科爾斯(Granville Nicholls)是一名鬥士,但他也是那種守信用的人,”西羅伊斯解釋說。 “他不僅是我的密友,還是我的導師。他在工作時教會了我許多。”

另一位與格蘭維爾(Granville Nicholls)緊密合作多年的6号工會董事成員亞歷克斯·興(Alex Hing)憶述,格蘭維爾(Granville Nicholls)成為了工會董事成員所做的工作中非常細緻。他說:“多年來,我們彼此之間互相了解,而且他有很多故事,但是對我而言,真正突出的一件事是,當經理們看到他就能感受到工會的力量。”

6号工會主席吉姆·多諾萬(Jim Donovan)曾這樣描述他:“格蘭維爾(Granville Nicholls)是一個堅強,周到,聰明,忠誠,善良,可靠的朋友– 換句話說,是最好的工會兄弟。我會非常想念他的。”

君悅酒店 (Grand Hyatt) 的雷塔·貝利澤爾(Greta Belizaire)

工會為得知我們的姐妹格雷塔·貝利澤爾(Greta Belizaire)逝世而感到難過。33餘年,她在君悅酒店擔任客房服務員。格雷塔於2020年4月9日去世。

工會6號當地分支機搆副主席哈澤爾·哈扎德(Hazel Hazzard)回憶說,格雷塔是位安靜的女士,非常受人尊敬,風度翩翩和優雅,並且受到所有人的喜愛。

格雷塔的大女兒米爾琳(Mirlene)描述母親說:“她非常善良,而且非常勤奮。她於1978年從海地移民到美國。她的两份工作都超過25年,並且能夠自己買房。” 米爾琳還提到她的母親喜歡信仰聖殿教堂,並且喜歡與親密的朋友在那裡度過閒暇時光。

格雷塔身後留下了她的三個女兒斯蒂芬妮(Stephanie),羅斯(Rose)和米爾琳,兒子雅克(Jacques)和十個孫子。

紐約希爾頓酒店(New York Hilton)的埃爾南·莫拉萊斯(Hernan Morales)

在紐約希爾頓酒店(New York Hilton)服務了21年的工人代表埃爾南·莫拉萊斯(Hernan Morales)逝世了。他享年68歲。

她的妻子克勞迪婭(Claudia)談到了她的丈夫,她親切地稱她為“帕”(Pa)。她說 “他是個好人,勤奮工作,喜歡幫助別人,認為這比任何事情都重要。”她補充說,他不僅是好丈夫,好父親和好同事,而且還是好朋友。 “帕是我一生的摯愛,我將永遠懷念他。”

比阿特麗斯·托雷斯(Beatriz Torres)在成為工會組織者之前曾在紐約希爾頓酒店與埃爾南一起工作多年。比阿特麗斯深情地懷念她的朋友,認為他是一個總是在幫助別人的人。 “在我認識他的所有年日中,與他一起工作絕對是我的榮幸。他是如此的關懷別人。埃爾南是那種總是在那兒向需要幫助的人伸出援手的人。他是個真正的王者。”

埃爾南身後留下了他的妻子,兩個兒子,兩個女兒,四個兄弟和四個姐妹。每個有幸認識他的人都會想念他。

瑞吉酒店(St. Regis)的約翰·門薩(John Mensah)

瑞吉酒店的工程師約翰·門薩(John Mensah)逝世令我們感到悲伤。約翰被認為是偉大的丈夫,父親和祖父。

約翰從加納移民紐約。自1991年瑞吉酒店開業以來,一直在酒店工作。

工程代表耶穌·埃爾南德斯(Jesus Hernandez)描述約翰在工作中總是表現得很開朗。 “我們一起工作了25年。約翰是個好人。他一直在微笑,並一直支持工会。”

業務代理拉里·麥克尼爾(Larry McNeil)回憶了他多年來與約翰合作的經歷。 “他是一個美麗的人。他對建築物和手藝非常了解。約翰總是微笑著,喜歡與客人互動。每當我們開會時,他總是確保每個人都有一瓶水。工會成員,代表,管理层。與他互動是一种享受。” 業務代理凱利·德拉蒙德(Kelly Drummond)也表達了同樣的觀點:“約翰是一位出色的工會會員,並且總是照顧別人。”

約翰的兒子伯納德(Bernard)形容他的父親是一個勤奮的人,促使他成為最好的自己。“他敦促我成為最好的學生和最优秀的人。也因為父親,我的弟弟正在上大學,接受教育。”

他的妻子夏洛特(Charlotte)說:“我流淚是因為他走了,但我卻因為他在心里活著而微笑。我不僅失去了丈夫,還失去了朋友,知己,靈感和一切。我會全心想念他。”

約翰的女兒奧菲莉亞(Ophelia)記得父親是一個有愛心的人,喜歡討論政治。 “他愛加納,也喜歡在家裡談論新聞和政治,這就是我們過去經常談論的話題。他是一個好父親。我會非常想念他的。”

“他是一位好祖父,我們愛他,他愛我們。我希望上帝在天堂保護他。”他的孫女凱爾西(Kelsey)說。

約翰身後留下了他的妻子,兒女們和孫子們。

華爾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的豪爾赫·萊昂尼達斯·西阿維查(Jorge Leonidas Siavichay)

豪爾赫·萊昂尼達斯·西阿維查(Jorge Leonidas Siavichay), 在華爾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從事了40餘年的服務員,於2020年4月17日去世了。

豪爾赫是他家庭,工作場所和社區的支柱。在工作中,喬治被公認為是使華爾道夫酒店成為傳奇機構的傑出專業人士之一。

同事路易斯·加勒戈斯(Luis Gallegos)記得豪爾赫是一位出色的父親和敬業的工人:“我在華爾道夫與豪爾赫一起工作了32年,我看到他供養兩個孩子上大學,並看著他們成為了不起的專業人士。豪爾赫百分百地致力於這項業務,是一名真正的專業人員。”

他的妻子達拉·西維查(Dara Siavichay)記得豪爾赫是一個充滿愛心的丈夫和父親:“他是一個偉人,也是一個人道主義者。他總是願意幫助有需要的人。”

他的妹妹奧爾加·德萊昂(Olga De Leon)記得他是家庭的支柱。“他是一個好人,他是我的哥哥,但也擔當起父親的角色。他始終確保我們擁有所需的一切。願他安息。”

豪爾赫過世後留下了他的妻子多拉(Dora);他的孩子路易斯(Luis),喬治(George),約翰娜(Johanna),多麗塔(Dorita)和愛德華( Edward);他的繼子女們; 他的孫子提格倫(Tigran),麗貝卡(Rebecca),迪馬斯(Dimas)和索非亞(Sofia); 他的兄弟姐妹奧爾加(Olga),伊莎貝爾(Isabel),克勞迪奧(Claudio)和福斯托(Fausto); 他的兄弟姊妹、侄女侄子和其他家庭成員。

文華東方酒店 (Mandarin Oriental) 的何塞•雷納德•安德烈斯 (Jose Reynald C. Andres)

我們為文華東方酒店廚師何塞•雷納德•安德烈斯(Jose Reynald C. Andres)的逝世感到悲傷。何塞於2020年4月2日輸掉了與冠狀病毒的鬥爭。

何塞的朋友兼工會代表威廉•塞內旺(William Seneewong)記得何塞是一位好朋友,忠誠的同事和堅強的工會成員。 “ 2004年,何塞剛開始在文華東方酒店工作時,我對他進行了培訓。從那時起,我們每天並肩工作,他成了我的兄弟。他是一位了不起的工人。何塞一直在那裡支持他的同事,並100%與工會站在一起。”

安德列斯一家也分享了有關何塞的一些回憶。

何塞在他的家人和朋友中被稱為“喬喬(Jojo)”。喬喬是一個充滿關懷,愛心和奉獻精神的丈夫和父親,有兩個青少年兒女和三個繼兒女。

喬喬的妻子卡米爾(Camille)記得他是一位了不起而又充滿愛心的父親。喬喬是個沉默寡言的人。他的妻子認為他是她的天使,守護者和“最佳廚師”。

喬喬對鄉村的嚮往引起了他對退休後在菲律賓過安靜,簡單的生活。他的夢想是將家庭農場轉變為“農業旅遊”企業,這是他的“遺願清單”。

他是一位忠誠而積極的工會會員。喬喬曾在文華東方酒店工作16年,是一名模範員工和勤奮的“廚師長”。即使在生命的最後健康時期,他也表現出對工作的誠懇態度。

“喬喬,即使我們為您的突然逝世深感悲傷,我們對您的愛是如此強烈,以至於您不會被遺忘,而您將留在我們的生活,我們的生活和我們的心中。願您的靈魂安息。”何塞的妻子卡米爾寫道。

喬喬身後留下了他的妻子卡米爾及他們的五個孩子,父母和七個兄弟姐妹。

帕克中央酒店(Park Central Hotel)的何塞·亞伯拉罕·布爾戈斯(Jose Abrahan Burgos)

在帕克中央酒店(Park Central Hotel)服務了34年的洗衣服務員何塞·亞伯拉罕·布爾戈斯(Jose Abrahan Burgos)於2020年4月11日去世。

他的兒子也叫何塞(Jose),在帕克中央酒店(Park Central)做客房服務員。他形容他的父親是一位充滿愛心的丈夫,父親,祖父,兄弟,叔叔和朋友,與兄弟姐妹有著獨特的關係。

他說:“當他下半時,他會喜歡與家人和朋友共度時光。” “我父親一生中的每一刻都過著充實的生活,並且珍視幸福,不留下遺憾。他將被深深懷念,他將永遠在我們心中。”

何塞身後留下了他35歲的妻子約瑟法(Josefa),三個已成年的子女何塞,杰拉爾丁(Geraldine)和羅珊娜(Rosanna),5個孫子薩維按(Xavian),卡姆林(Kamryn),埃丹(Edann),布拉丁(Bradyn)和埃芬(Evyn)以及他的8個兄弟姐妹阿爾塔格拉西亞(Altagracia),拉蒙(Ramon),達尼洛(Danilo),羅莎·埃琳娜(Rosa Elena),羅倫薩(Lorenza),米格爾·安吉爾(Miguel Angel),拉斐爾(Rafael)和雷納爾多(Reynaldo)。

友聯俱樂部(Union Club)主席兼6號工會代表大會成員的何塞·羅莎多(Jose Rosado)

友聯俱樂部(Union Club)主席兼6號工會代表大會成員的何塞·羅莎多(Jose Rosado)的喪生深感難過。何塞(Jose)於4月17日去世,享年71歲。他在友聯俱樂部(Union Club)工作了二十多年,做過廚師,並且被任命為俱樂部董事長之前,是第一位工會代表。所有人都將他銘記在心,他是一個充滿愛心的丈夫和父親,一個無所畏懼的領袖,以及一個友好,友善和有趣的人。

退休的6號工會副主席羅蘭多·魯伊斯(Rolando Ruiz)回憶起何塞(Jose)是一位傑出的俱樂部董事長,也是工會合同的堅定捍衛者。魯伊斯說:“他為工會做了一切。” “他在執行合同的方面很強,並且沒有給管理層任何迴旋餘地。作為俱樂部的董事長,他控制了俱樂部,同時設法與所有人融洽相處。最令人難忘的是,何塞提出了與管理層有關的仲裁案件,該仲裁案件在沒有適當通知的情況下按時結束了預定的加班時間,而該案以重大勝利告終。無數成員受益於該仲裁裁決的先例。即使他退休了,我也會在工會辦公室外面碰到他,每次他的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他都會給我更大的擁抱。”

Cook Herminio Collado說:“我們所有人都非常喜歡Jose。對我而言,Jose不僅是同事,而且更像一個兄弟。我們彼此信任和交流,在他退休後我們保持聯繫。在工作中,他總是解決問題。他也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傢伙。他會邀請我去他家,我們總是在一起過得很開心。願他安息。”

何塞給他遇到的所有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包括衛生中心和工會辦公室的工作人員。 中城保健中心的助理醫學總監Ashok D’Souza博士深切地記得Jose是他的第一批患者之一。 D’Souza博士回憶說:“他個性非凡而高大,是一個非常發聲的人,對一切都有見解。” “不管風雨無阻,何塞總是很準時,在黎明時分等待他的所有約會。我清楚地記得他會一直歡迎我。他將手拿兩杯咖啡,一個給他,另一個給我,準備好在我回合後沿著第9大街走時向我打招呼。他會在衛生中心隔壁的雜貨店裡快樂地聊天,告訴每個人他對聯盟和他所獲得的醫療服務感到多麼自豪,並且他會無休止地為我們的員工和醫生吹牛。我記得他說過‘他的醫療保健勝過“必殺技”。一旦丟失,您將知道那裡有多糟糕!’”

D’Souza博士還回顧說,何塞對友聯俱樂部同事的健康比對自己的健康更為關注。 “他對工作中的每個人都很欽佩和尊重。他總是以愉快的態度積極地談論每個人。退休後,何塞因健康問題而放慢了腳步,但他仍然是同一個何塞-始終微笑著,擁有一顆快樂的心和一個非常慷慨的靈魂。”

“多年來,我結識了約瑟,成為了朋友。約瑟(Jose)親切地談到了他的愛人妻子佩吉(Peggy)和他的女兒Inez和Felisa。從妻子的生日到女兒的婚禮和嬰兒洗禮,他都慶祝了每個里程碑,而何塞希望每個人都在那裡陪我。我很高興認識Jose既是他的醫生,也是他的朋友。他的善良模式是藉給別人他的力量之一。他作為一個出色的人過著模範的生活。戰鬥到最後時,他很輕鬆愉快。他令人難以置信的職業道德,韌性,對需要幫助的人的不懈承諾以及對家人的熱愛始終是他的重中之重。”

何塞的女兒因內茲(Inez)記得他是一個虔誠而充滿愛心的父親,他度過了他的時光在他的家人中度過的時光,並在需要他的時候為他的工會同胞提供幫助。

她說:“他喜歡談判合同,總是打電話,或者在下班前見某人討論問題。” “他通過與管理人員協商解決方案來挽救許多員工的工作,例如要求員工參加成癮康復課程。他基本上相信總是給別人第二次機會,”她回憶道。

Inez解釋說,在她的母親(也是Local 6的成員並在Brook Club工作的)於2008年去世後,她的父親致力於照顧他的另一個殘疾女兒Felisa。照顧好她的日常需求,確保自己一直都很快樂。”她說。

“我記得小時候最快樂的時刻是看到他來參加我在學校裡放假的節目。我想我大約十歲。我在鋼琴上彈“叮噹鈴”。這是我媽媽因為工作而無法參加的第一場演出,因此得到了父親的支持。他為我感到驕傲,我一上場就給我一個熱烈的鼓掌!”

“我會記住他對人的熱愛和對他人的擁護。直到他去世前一周,他一直在打電話幫助有問題的鄰居。他將與陌生人交朋友,並與遇到的每個人交談。他 永遠無法坐著不動,或者保持安靜。他是個健談的人。他必須總是做點事情來佔據自己的時間。

“他一絲不苟,總是穿得整整齊齊,他總是聞起來令人讚嘆,因為他收集了古龍水,永遠受不了。 無論他做什麼,他都盡力而為,這是他灌輸給我的一種價值。 他過著充實的生活,將被錯過。”

Jose身後留下了兩個女兒Felisa和Inez,女婿Luigi以及兩個孫子Ava和Joseph。

美高梅帝國城市賭場(MGM Empire City Casino)的約瑟夫·欽奇利亞(Joseph Chinchilla)

工會為我們兄弟約瑟夫·欽奇利亞(Joseph Chinchilla)的逝世感到哀傷。他是揚克斯(Yonkers)的美高梅帝國城市賭場(MGM Empire City Casino)的賭場出納員。約瑟夫被認為是工作中有趣,熱情和有關懷的人。

與約瑟夫密切合作的另一位賭場出納員笛梵·雷帕(Divine Rapay)記得他是一位受大家喜愛的同事和出色的對話家。 “我對約瑟夫的家人表示最深切的同情。他的逝世令我們所有人震驚!”她解釋說。 “我非常喜歡和他一起工作。我會想念和他說話,我會想念他的爽朗笑聲。安息吧,約瑟夫!”

約瑟夫的親密朋友和共事10年的工會代表史蒂夫·維蒂(Steve Vitti)也為突如其來的消息深感悲傷和震驚。他詳盡地解釋了約瑟夫的過人之處:

“我真的很喜歡我們一起度過的時間,無論是在工作中還是在工作以外的社交場合。約瑟夫一直很有趣。我很喜歡和他談論時事和與工作有關的問題。他通常對事情有獨特而有見地的看法,我一直喜歡聽到他的意見。”

“約瑟夫是一個非常盡職的工作者。他對自己的工作一絲不苟,並在事情進展不順利時感到沮喪。約瑟夫喜歡開玩笑,打鬧。與他一起工作使一天過得愉快,過得更快。我們倆都是狂熱的體育迷,我們經常談論體育界正在發生的事情,並且經常互相嘲笑我們最喜歡的球隊。我很高興他看到他的堪薩斯城酋長隊上個賽季贏得了超級碗,而我會想念他問我“在橄欖球賽季期間本週支持誰”。

“但是約瑟夫遠不止於此。他非常關心很多人。他總是關心朋友的健康狀況,無論是他們的健康還是其他問題,他總是把他們放在心上。對於他的朋友,每逢過節他都會通過文字問候或者親自拜訪,送上節日祝福。他喜歡交換聖誕節禮物。他照顧很多人,有時還是暗地裡的付出。他會用開玩笑來隱藏他對某人的關心。如果他知道某人(或一群人)正在發生矛盾,他通常會給我“警惕”,以便我能夠在他們不知情的情況下解決矛盾。

“我可以分享對約瑟夫的更多美好回憶,但以上這些已足以說明,隨著他這麼年輕的去世,我們失去了一位偉大而又充滿愛心的人,他為世界提供了很多美好的東西。我仍然不能完全接受沒有他的世界將會如何。我會非常想念他的。

我向約瑟夫的家人祈禱和慰問。安息吧,約瑟夫。”

約瑟夫的身後留下了他的母親和兄弟。工會向他的家人表示最深切的慰問。

聯合國廣場千禧希爾頓酒店(Millennium Hilton One UN Plaza)的卡米爾·艾哈邁德(Kamal Ahmed)

我們為卡米爾·艾哈邁德(Kamal Ahmed)逝世感到難過,卡米爾是聯合國廣場千禧希爾頓酒店(Millennium Hilton One UN Plaza)的宴會服務員,也是工會會員將近40年。

卡馬爾40年前從孟加拉國來到美國。人們記得他是一個充滿愛心的丈夫,父親和社區領袖。卡馬爾逝世時,正在擔任紐約市孟加拉協會的第二任主席。

他逝世時,他的同事,孟加拉裔美國人和社區都表示了哀悼和支持。給他的家人的無數書信講述了人們對卡馬爾親切的回憶,他是一位善良而強大的領導人,在危機時刻,他被其他人所依賴。許多人強調了他在政治和社會宣傳方面的不懈努力,以幫助孟加拉國的移民在一個新國家中生活。甚至在他被送進醫院的前兩天,卡馬爾就為五個因冠状病毒失去親人的孟加拉國家庭安排了葬禮。

宴會服務員阿什拉夫·哈克(Ashraful Haque)說:“卡馬爾是我們社區中最好的人之一。他是一位真正的領導人,長期為我們的孟加拉國社區提供幫助,他一直在那裡幫助尋求幫助的人們。”

宴會服務員和HTC成員,紐約孟加拉國協會理事長奧茲瑪·拉曼(Azimur Ra​​hman)補充說:“通過他在酒店職業生涯的成功以及他在律師事務所工作的時間,艾哈邁德先生一直能夠為社區中需要財務或個人幫助的任何人提供持續的支持。我們的社區都為失去了一位傑出的領導人感到哀悼。他的光輝和慈善事業將永遠不會被遺忘。”

卡馬爾的同事,宴會服務員和工會代表薩米爾·托爾巴(Samir Tolba)說:“我和卡馬爾一起工作了30年。他是一個好工人。我們會想念他的。”

他的女兒羅曼娜(Romana)記得卡馬爾是一位慈愛的父親,也是他所在社區的支柱。 “他幫助了所有人。如果他有1美元,而您需要200美元,他會想辦法給您200美元。這就是為什麼人們稱他為“雨傘”,因為他會在雨天保護人們。對我來說,他是一個了不起的父親,在我有想法之前,他已經準備好了,就好像他能看穿我的腦袋。”

他的妻子阿夫薩里·艾哈邁德(Afsari Ahmed)還記得卡馬爾是一個慷慨而有愛心的人,“我的丈夫總是幫助所有人。他是一個充滿愛心的丈夫和父親。”

卡邁勒的身後留下了妻子,兒子,女兒,五個兄弟和五個姐妹。

皮埃爾酒店(Pierre Hotel)的拉坦亞·傑克遜(Latanya Jackson)

2020年4月8日,工會失去了我們的姐妹拉坦亞·傑克遜,自2012年以來她一直在皮埃爾酒店担任PBX的運營工作。她享年53歲。

貝弗利·弗特曼(Beverly Footman)是皮埃爾酒店的代表,與拉坦亞並肩工作,她是她的最親密的朋友,她記得她是一個非常有愛,關懷,溫柔的人。 “她是如此充滿活力,如此快樂,並且臉上總是掛著微笑。認識她的每個人都愛她。”貝弗利指出。 “我們在3-11班次上共同努力了多年。我很傷心失去她。“

拉坦亞的女兒肯德拉(Kendra)形容她的母親非常堅強,非常仁慈,乐于奉獻,並且樂在其中。 “她總是超越自我。她的一生是一场精彩的派对,總是微笑着。”她說。 “我們每天都会视频通话,她總是讓我發笑。她是我所認識的最美麗的人。”

拉坦亞身後留下了她的兩個女兒肯德拉和夏天(Summer)和兩個兒子弗雷德里克·克拉克森(Frederick Clarkson)和泰尼克·巴特勒(Tynek Butler)。

樂天紐約皇宮酒店(Lotte New York Palace)的路易斯·伊扎爾(Luisito Izar)

工會為我們的兄弟路易斯·伊扎爾(Luisito Izar)的逝世表示哀悼,他在樂天紐約皇宮酒店(Lotte New York Palace)擔任樓層主管近16年之久,他於4月11日去世。路易斯自1992年起就成為工會會員,當時他是倫敦酒店的一名客房服務員,後來去了皇宮酒店工作。他享年63歲。

樂天紐約皇宮酒店代表朱迪卡·西納斯(Judica Seenath)親切地回憶起路易斯的“燦爛的笑容”。 “他是一個非常快樂的傢伙,而且是一個非常外向,愛好娛樂的人。他和大家都相處的很好!他的身體沒有一根壞骨頭。”她說。朱迪卡還記得路易斯在工作開始之前對同事分享音樂,視頻和有趣的笑話。 “我們都深深地愛著他,沒有他就不會一樣。”

路易絲的妻子米妮(Miné)記得她的丈夫是一個簡單而熱愛生活的人。她指出:“他天生友好,非常勤奮,是有愛心的丈夫,父親和祖父。” “他喜歡唱歌-他真的很棒-他喜歡和朋友在一起,並自豪地講述有關他最喜歡的孫子科南(Cohnan)和森達(Sendoh)的故事。” 米妮特別喜歡路易絲富有感染力的微笑。 “即使他有問題,並且在他的腦海中十分沉重,你也永遠不會知道。無論如何,他都一直保持微笑。我為此而深愛他。”

路易絲的深厚留下了他的妻子米妮,他的女兒金伯利(Kimberly),他的兒子亞力山大(Alexander),以及許多孫子和密友。

半島酒店(Peninsula)的馬里安·謝潑德(Marion Shephard)

工會為失去我們的姐妹馬里安·謝潑德(Marion Shephard)感到哀悼,她是是半島酒店30多年的客房服務員。馬里昂(Marion)還是本地6號工會代表大會的成員。她於4月12日去世,享年62歲。

半島酒店的的房客服務員Kwaku Oduro不僅是她同事,還是Marion的密友。他形容她為“一位真正善良的女士,非常樂於助人,每個人都愛她,她絕對喜歡和人在一起。她通常是年終聚會上的關注焦點,很享受這一切。”

地勤管理者和6號工會代表大會成員Enock Boakye記得Marion是一個強有力的工會代表。 “如果有問題,她會毫不猶豫地質問經理。她總是為工人而戰,他指出 “馬里恩和我還將一起乘火車參加工會舉行的6號工會代表大會會議,我們永遠是挨著坐的。我很傷心我真的會非常想念她的。”

馬里恩最好的朋友和前半島同事Caroline Lyons記得30年前在馬里半島接受培訓。 “當我們成為好朋友之後,我們一直在一起。她喜歡旅行,也喜歡讀書,她也是一位出色的演講者。她真的很喜歡自己的工會,這就是她真正熱衷的。”

她的兒子約瑟夫(Joseph)形容他的母親是一個非常出色,關懷和無私的人。他說: “她想到了除了她自己以外的其他所有人,而且她永遠不會評判別人。無論如何,她總是在家裡陪伴家人,在酒店的同事們也相同對待。”

馬里恩(Marion)身後留下了三個兒子:約瑟夫(Joseph)、埃德溫(Edwin)和沃恩(Vaughn)倖存。

君悅酒店(Grand Hyatt)的邁克爾·劉易斯(Michael Lewis Sr.)

我們的兄弟邁克爾·劉易斯是在君悅酒店服務了40年的客房服務員,於2020年4月11日去世,享年70歲。

他多年的朋友和同事阿爾達·庫珀(Alda Cooper)也是一名客房服務員,酒店剛開業時便與邁克爾一起在君悅工作,他深情地記得他是一個非常有愛,關懷,友好,溫柔的人,會為人做任何事情。 “邁克爾一直在你身邊。你永遠也不必問他。好像他可以讀懂你的想法。他就是邁克爾。”她說:“再也沒有像他這樣的人了。”

工會6號當地分支機搆的業務代理瑪麗·理查德(Marie Richard)認識邁克爾已有19 餘年。 “在我認識他的所有歲月中,他的臉上總是掛著微笑。他讓你發笑,這讓你感覺很好。我會想他。”

邁克爾的兒子沙奎爾(Shaquille)回憶說,他的父親是一個了不起的人,並認為他是經典的“有家室的人”。他指出:“他絕對愛他的孩子和孫子們。” “無論我們做什麼,他總是在我們身邊,他是如此的支持我们。”沙奎爾補充說,他的父親也是一位冒險家,他熱愛旅行並且走遍世界各地。除了旅行和他的家人外,他的另一愛好是打保齡球。 “我父親喜歡打保齡球。他每週要打5至6次保齡球。他教我打保齡球,我們在同一個聯賽球隊中。沒有他就不會一樣。”

邁克爾身後留下了他的4個兄弟,4個姐妹,7個孩子和幾個孫子。

皮埃爾酒店 (Pierre)的默特蘭•麥克弗森(Murtland McPherson)

工會對我們的兄弟默特蘭•麥克弗森(Murtland McPherson)的去世表示哀悼,他在皮埃爾酒店(Pierre Hotel)工作了29年。他享年71歲。

皮埃爾酒店的工會代表威利•約瑟夫(Willie Joseph)回憶說,默特蘭是典型的好人。 “他只是一直渴望伸出援手;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我真的很想念他。”

“一看到那燦爛的笑容,您就知道那是默特蘭,”多年以來,默特蘭在皮埃爾的另一位同事貝弗利•弗特曼(Beverly Footman)解釋道。她補充說:“他一直在微笑,他很快樂和友好……他像是一個大而可愛的泰迪熊。” “默特蘭也是一個非常努力的人,總是很準時。他從未上班遲到。我們也經常開玩笑。他有10個女兒,我總是向他詢問他的“啦啦隊”。貝弗利還指出,默特蘭最近剛在他的家鄉圭亞那建立了他的“夢想退休之家”。 “他工作了很多年才蓋房子,不久就要搬回去,但是現在他走了,他將無法享受它。真傷心。 ”

凱蒂•約瑟夫(Kettie Joseph)於1995年來到皮埃爾酒店。那時她初次遇見默特蘭,她回想起他是一個了不起的人,立即將她帶到了麾下,帶領她入行。 “默特蘭成為了心上的好朋友,我甚至可以說成為了他的家庭成員。我們建立了長達24年的友誼,但我感到遺憾的是,這段友誼不能再延續了。我們總會一起上下班,他會問我是否一切都好。即使我們的工作生涯結束了,默特蘭和我仍然保持著友誼。我不僅會想念他,我的家人也會想念他。”凱蒂還記得默特蘭是一位了不起的廚師。 “他總是確保把我的垃圾食品放在一旁。我會想念他用深厚而富有圭亞那語的口吻說“約瑟夫小姐,你好嗎? ”。我確實很想念他,我仍然無法相信他已經離開了我們,而且他將無法在他建造的“綠洲”中退休。”

與默特蘭結伴24年的妻子麗貝卡(Rebecca)記得她的丈夫是“一個很好,有關懷和愛心的人,他總是第一個把襯衫脫下來給有需要的人。” “我們30多年前在布魯克林相遇。他對我的態度很好,過去常常稱我為“公主”。”

默特蘭的身後留下了他的妻子,十個孩子和許多密友。

大都會俱樂部(Metropolitan Club)的羅伯托•波佐(Roberto Pozo)

我們為大都會俱樂部的門衛羅伯托•波佐(Roberto Pozo)的逝世感到難過。他是4月17日去世的。

羅伯托是一位慈愛的父親和丈夫。他在同事們的印象裡是導師也是親愛的朋友。他是一個樂於助人且充滿愛心的人,他總是竭盡全力與他人分享自己的智慧。

門衛約翰•希爾(John Hill)說:“他是一個偉大的人物,在俱樂部工作的38年中受到了俱樂部的熱愛。” “他是一個人道主義者:每當同事遇到麻煩時,他總是會募捐幫助他們。”

客房服務員維克多•林達(Victor Linda)對羅伯託的印像是一位導師,“羅伯托和我都是厄瓜多爾人。當我2001年加入俱樂部時,他帶領我加入了行列,並給了我寶貴的建議,以幫助我保持這份工作。他使我在大城市環境中感到賓至如歸。他很幽默,很有禮貌,並且總是使我們發笑。我不知道當俱樂部重新開放且他不在時會有什麼樣的感覺。 ”

宴會服務員奧斯卡•佩尼亞(Oscar Peña)說:“他是一個優雅而受過良好教育的人,喜歡使人發笑。” “三年前我剛開始在俱樂部時,羅伯托幫助了我並指導了我。我會非常想念他。”

客房服務員豪爾赫•佩雷斯(Jorge Perez)珍惜他與羅伯托(Roberto)共享的時刻,回憶道:“他對每個人都很友好,過去常常從家裡帶食物。他一直都很健康。我記得我們在休息期間曾經一起喝咖啡。我是古巴人,羅伯托喜歡我煮咖啡的方式。願他安息。”

宴會服務員卡洛斯•加拉德(Carlos Gallard)記得Roberto是他的靈感來源。 “我們倆都來自厄瓜多爾瓜亞基爾,在12年前開始這項工作時,我遇到了羅伯托。他是一個快樂而自信的人,因為他致力於為妻子和子女提供更好的生活。他對妻子懷有深厚的愛,對孩子們感到非常自豪,他從未停止談論他們。”

“我花了很多美好的時光與羅伯托交談。他經常告訴我從厄瓜多爾到哥斯達黎加的旅程,然後再告訴我在他年輕的時候就移民到美國。羅伯托告訴我,旅程中最困難的部分是他在美國的第一年,那時他從事多種工作來照顧妻子和孩子,直到他最終在俱樂部得到這份工作。羅伯托成為新澤西州的房主,總是邀請我過來,但我從來沒有機會。”

羅伯託的身後留下了他的妻子和子女。

羅斯福酒店 (Roosevelt Hotel)的羅穆盧·可(Romulo Co)

羅穆盧·可是羅斯福酒店的行李員,從1997年工作到2020年,於2020年4月28日去世。

他34歲的妻子普里西拉·奧拉格拉·可(Priscilla Olaguera Co)記得羅穆盧是兒子的慈愛父親,是好的兄弟和丈夫。她還對丈夫說了些善意的話:“他真是個好人,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正是他對他人的關懷態度使他變得如此特別,我為他感到驕傲。他總是首先想到別人,卻從未想到自己。”

在工作中,羅穆盧被他的朋友親切地稱為羅米(Romie)。工会代表也同为行李員的史蒂夫·漢密爾頓(Steve Hamilton)分享了他們在一起時的一些回憶:“我和羅米一起工作了22年。他頭上沒有一条頭髮是灰色的,他像牛一樣堅強。他會說,“沉重的袋子不是輕便的。”這成了該部門的笑話。他是一個有趣的傢伙。他會叫我威瑞森(Verizon)先生,並會經常帶上餡餅。您永遠都不知道自己會多麼想念某人,直到您回到自己的岗位而发现他們已不在那裡。”

行李員隊長大衛·納薩裡奧(David Nazario)記得羅穆盧是一位父親般的人物,也是一名勤奮的工人。 “我和羅穆盧一起工作了17年。他是如此之強大,他是我們所有人的父親般的人物。他的熱情和對工作的奉獻精神是無與倫比的。他愛著和關懷著我們。”

羅穆盧身後留下了他的妻子普里西拉,兒子阿德里安(Adrian)和杰弗裡(Geoffrey)以及孫女瓦倫蒂娜(Valyntina)。

紐約希爾頓(New York Hilton)的桑托斯•皮薩羅(Santos Pizarro

我們悲傷地宣布在紐約希爾頓工作的工程師桑托斯•皮薩羅(Santos Pizarro)逝世了。桑托斯被大家稱為“矮個子”。人們記得他是一個充滿愛心的丈夫,父親和祖父,一個偉大的同事和活躍的工會會員。

他的女兒克里斯蒂娜(Christina)代表他的家人分享了這些話:

“我們非常悲傷地分享被我們稱為“矮個子”的奇妙父親的逝世。他是安東尼(Anthony),瑪麗亞(Maria),克里斯蒂娜(Christina)敬畏的父親,也是我們母親卡梅拉(Carmella)充滿愛心和關懷的丈夫,已有55年的歷史。他以成為傑裡爾(Jarryl),安東尼(Anthony),布蘭登(Brandon)和扎麗薩(Jaleesa)的祖父而感到自豪。我們的父親還是許多人的朋友,對他來說,這是一個真正的榮譽。

所有人與他接觸的人都會喜歡他,即使只是相處片刻。但是,那些真正認識我們父親的人才是真正的幸運者。我相信所有人都會同意他擁有愛,喜悅,善良,友好,願意伸出援手的光環,當然總是戴著那美麗的笑容。

他一生有許多激情和成就。他喜歡食物和烹飪。他以他著名的“皮薩羅之蝦”贏得了公司食譜競賽。他熱愛音樂,經常吹噓與金發女郎和他的好朋友伊斯梅爾•米蘭達(Ismael Miranda)一起演奏。他還是一個狂熱的保齡球手,多次成功擊球300分。他愛護並尊重自己的工會家庭,並為成為其中一員而感到自豪。他喜歡假日聚會(打扮成聖誕老人)。他最珍重的是他與那裡的人建立的關係。

我們選擇的照片來自他的退休聚會。他的微笑說明了一切。那一刻對他來說是甜蜜的。

我們愛他,非常想念他。但是我們知道,他的光輝將通過我們和所有曾被他感動的人得以延續。我們會十分想念他。 ”

矮個子的幾個同事補充了他們多年來與矮個子一起工作的回憶。

工會56號當地分支機搆主席,工會代表和機械師邁克爾•門德斯(Michael Mendez)分享了他對矮個子的回憶,“我認識矮個子已有20年了。他是希爾頓的“市長”。每年,他都是希爾頓度假派對上的聖誕老人,他總會參加新人培訓,歡迎酒店裡的每位新員工加入。他是一個快樂的人,而且是一個非常好的人。每個人都愛他。”

代表兼工程師丹尼•埃爾南德斯(Danny Hernandez)記得矮個子是一個勤奮和一個有家庭的人。 “我與矮個子一起工作了大約二十年。他幫助了酒店中的每個人,並且是一個非常有愛心的人。工作中他經常談論他的孩子和妻子。他非常愛他們。”

肖蒂的業務代理拉里•麥克尼爾(Larry McNeil)將矮個子形容為絕對令人高興的會員和員工。 “矮個子很隨和。他從不抱怨,他努力工作,並且在自己的領域很出色。最重要的是,他是一個真正的甜心,並且能帶給周圍許多的歡樂。”

皮埃爾酒店(Pierre Hotel)的瓦倫丁·康斯坦丁(Valentin Constantin)

我們的兄弟瓦倫丁·康斯坦丁是皮埃爾酒店(Pierre Hotel)的客房服務員,有33餘年的資歷,他於2020年4月10日突然去世,享年57歲。

皮埃爾酒店的代表和同事瓦爾達·摩根(Valda Morgan)和威利·約瑟夫(Willie Joseph)在得知瓦倫丁的去世時都感到非常難過。 “當我聽到這個不幸的消息時,我簡直不敢相信。我們會真的想念他,”瓦爾達說。威利指出:“他真是個好人,又是個好工人,我不敢相信他不再和我們在一起。”

瓦倫丁超過17年的親密朋友和同事,來自32BJ的窗戶清洗工人杰羅·阿里亞斯(Jairo Arias)親切地回憶起他們如兄弟之間的親密關係。 “我們並肩工作了這麼長時間。我們非常親近,我們可以談論任何事情。”他說。 “瓦倫丁也是一個非常堅強的工會成員。他回憶道,他為了其他工人謀福利會毫不猶豫地與管理層或主管爭執。” “他是一個好人,而且是一個勤奮的人。很難接受他現在不在了。這讓我很痛苦,我真的會想念他的。”

瓦倫丁的妻子安妮·康斯坦丁(Anne Constantin)分享了一些關於丈夫的回憶。她解釋說,他於1986年移民到美國,他絕對愛美國。她說:“他一生都非常努力,他活在當下,享受著如此精彩的生活。”瓦倫丁也是一位出色的父親。安妮還解釋說,瓦倫丁喜歡旅行,享受大自然。 “他熱愛高山和海洋,所以他希望骨灰在曠野散佈。”

瓦倫丁身後留下了他的妻子安妮和女兒亞歷山德里亞(Alexandria)。

文華東方酒店(Mandarin Oriental)的維克多•林(Victor Lam)

我們悲傷地宣布,我們的工會兄弟維克多•林(Victor Lam)去世了,他是文華東方酒店(Mandarin Oriental)的膳務員工。

維克多被銘記為敬業的工人,他一直在那裡支持他的同事。當他的同事請假時,維克多總是願意替班,並向工作中的同事伸出援手。維克多是一位專業人士,專門從事酒店的廚房工作。

工會會員坎•霍(Kan Hor)是文華東方人的工人代表,他記得維克多是忠實的朋友和同事。 “自1982年以來我就認識他。自從2003年文華東方酒店開設以來,我們就一直在一起工作。他是一位了不起的同事,也是我一生中最好的朋友。”

維克多的妻子安吉拉(Angela)記得他是一個勤奮而充滿愛心的丈夫。 “他一生對人都慷慨大方,向他人提供建議,並在需要家人和朋友時支持他們。他使我們的兒子能上大學,並開始他的職業生涯。他是一個了不起的人,他犧牲了一切來照顧家人。”

維克多的身後留下了他的妻子,和兒子。

君悅酒店(Park Hyatt)的沃爾特•瓦德拉瑪(Walter Valderrama, Sr.)

工會悲傷地宣布沃爾特•瓦德拉瑪(Walter Valderrama, Sr.),我們在君悅酒店的兄弟,逝世的訊息。沃爾特在君悅酒店工作了將近22年,最初是洗碗服務員,後來當了工會代表。

沃爾特在君悅酒店的同事之一卡洛斯•奧班多(Carlos Obando)一起工作了15餘年,他深情地記得他的朋友是一個好人的完美典範。 “即使他天生安靜,他還是很友好的。他是那種會毫不猶豫地幫助任何人的人。”卡洛斯回憶道。

君悅酒店客房服務員米里亞姆•拉米茲(Miryam Ramizez)與沃爾特及其前妻費洛梅娜(Filomena)十分親近,他說他是一個了不起的人,他是一個很棒的人。她回憶說:“我們的孩子年齡相仿,當我們在星期天開車一起工作時,我們總是會談論我們的孩子。” “我會非常想念他。我真不敢相信他現在不在了。”

沃爾特的大女兒蘇珊(Susan)記得她的父親是一個非常勤奮的人,並且非常溫柔,充滿愛心,善良且充滿關懷。 “他生活中的一切都為了家人。他有四個孩子和兩個孫子,他一直在我們身邊,”她說。 “他真的很喜歡家庭聚會,尤其是我們每年去新澤西州懷爾德伍德(Wildwood)的假期。他很喜歡被全家人包圍。”

沃爾特的生後留下了的前妻費洛梅娜,兩個女兒蘇珊和辛西婭(Cynthia),兩個兒子小沃爾特(Walter Jr.)和約瑟夫(Joseph)以及兩個孫子卡特里娜(Katrina)和雷神(Thor)。

Yi Gao Huang(譯音), 大都會逸林酒店(Doubletree Metropolitan)

我们的兄弟Yi Gao Huang(譯音)在4月16日去世了。在過去的10年中,他是大都會逸林酒店的工程師,也是工會的成員。家人、朋友和同事都記得Yi Gao是一個安靜而勤奮的人,他為家庭盡心盡力。

資深工程師赫爾曼·索尼(Herman Sawney)記得Yi Gao是個樂於助人,值得信賴和無私的人:“他是一個非常熟練的工人,非常專注於工作。每當有客人打來電話時,Yi Gao都會立即應對。他總是願意與他人分享。他是一個真正的朋友,我們會很想念他的。”

他的女兒珍妮(Jenny)回憶起他是一個充滿愛心的父親:“眾所周知,他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但他的才智和堅強會以其他各種方式表現出來。他是一個充滿愛心的父親,他總是設法為我們的家庭提供最好的一切,並且他勤奮的舉止繼續激勵著我超越一切極限。”

Yi Gao是位慈愛的父親,丈夫,和祖父。他身後留下了他的妻子Yina(譯音),兒子傑森(Jason),女兒珍妮(Jenny),女婿賈斯汀(Justin)和孫女兒秋天(Aut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