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聯俱樂部(Union Club)主席兼6號工會代表大會成員的何塞·羅莎多(Jose Rosado)

友聯俱樂部(Union Club)主席兼6號工會代表大會成員的何塞·羅莎多(Jose Rosado)的喪生深感難過。何塞(Jose)於4月17日去世,享年71歲。他在友聯俱樂部(Union Club)工作了二十多年,做過廚師,並且被任命為俱樂部董事長之前,是第一位工會代表。所有人都將他銘記在心,他是一個充滿愛心的丈夫和父親,一個無所畏懼的領袖,以及一個友好,友善和有趣的人。

退休的6號工會副主席羅蘭多·魯伊斯(Rolando Ruiz)回憶起何塞(Jose)是一位傑出的俱樂部董事長,也是工會合同的堅定捍衛者。魯伊斯說:“他為工會做了一切。” “他在執行合同的方面很強,並且沒有給管理層任何迴旋餘地。作為俱樂部的董事長,他控制了俱樂部,同時設法與所有人融洽相處。最令人難忘的是,何塞提出了與管理層有關的仲裁案件,該仲裁案件在沒有適當通知的情況下按時結束了預定的加班時間,而該案以重大勝利告終。無數成員受益於該仲裁裁決的先例。即使他退休了,我也會在工會辦公室外面碰到他,每次他的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他都會給我更大的擁抱。”

Cook Herminio Collado說:“我們所有人都非常喜歡Jose。對我而言,Jose不僅是同事,而且更像一個兄弟。我們彼此信任和交流,在他退休後我們保持聯繫。在工作中,他總是解決問題。他也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傢伙。他會邀請我去他家,我們總是在一起過得很開心。願他安息。”

何塞給他遇到的所有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包括衛生中心和工會辦公室的工作人員。 中城保健中心的助理醫學總監Ashok D’Souza博士深切地記得Jose是他的第一批患者之一。 D’Souza博士回憶說:“他個性非凡而高大,是一個非常發聲的人,對一切都有見解。” “不管風雨無阻,何塞總是很準時,在黎明時分等待他的所有約會。我清楚地記得他會一直歡迎我。他將手拿兩杯咖啡,一個給他,另一個給我,準備好在我回合後沿著第9大街走時向我打招呼。他會在衛生中心隔壁的雜貨店裡快樂地聊天,告訴每個人他對聯盟和他所獲得的醫療服務感到多麼自豪,並且他會無休止地為我們的員工和醫生吹牛。我記得他說過‘他的醫療保健勝過“必殺技”。一旦丟失,您將知道那裡有多糟糕!’”

D’Souza博士還回顧說,何塞對友聯俱樂部同事的健康比對自己的健康更為關注。 “他對工作中的每個人都很欽佩和尊重。他總是以愉快的態度積極地談論每個人。退休後,何塞因健康問題而放慢了腳步,但他仍然是同一個何塞-始終微笑著,擁有一顆快樂的心和一個非常慷慨的靈魂。”

“多年來,我結識了約瑟,成為了朋友。約瑟(Jose)親切地談到了他的愛人妻子佩吉(Peggy)和他的女兒Inez和Felisa。從妻子的生日到女兒的婚禮和嬰兒洗禮,他都慶祝了每個里程碑,而何塞希望每個人都在那裡陪我。我很高興認識Jose既是他的醫生,也是他的朋友。他的善良模式是藉給別人他的力量之一。他作為一個出色的人過著模範的生活。戰鬥到最後時,他很輕鬆愉快。他令人難以置信的職業道德,韌性,對需要幫助的人的不懈承諾以及對家人的熱愛始終是他的重中之重。”

何塞的女兒因內茲(Inez)記得他是一個虔誠而充滿愛心的父親,他度過了他的時光在他的家人中度過的時光,並在需要他的時候為他的工會同胞提供幫助。

她說:“他喜歡談判合同,總是打電話,或者在下班前見某人討論問題。” “他通過與管理人員協商解決方案來挽救許多員工的工作,例如要求員工參加成癮康復課程。他基本上相信總是給別人第二次機會,”她回憶道。

Inez解釋說,在她的母親(也是Local 6的成員並在Brook Club工作的)於2008年去世後,她的父親致力於照顧他的另一個殘疾女兒Felisa。照顧好她的日常需求,確保自己一直都很快樂。”她說。

“我記得小時候最快樂的時刻是看到他來參加我在學校裡放假的節目。我想我大約十歲。我在鋼琴上彈“叮噹鈴”。這是我媽媽因為工作而無法參加的第一場演出,因此得到了父親的支持。他為我感到驕傲,我一上場就給我一個熱烈的鼓掌!”

“我會記住他對人的熱愛和對他人的擁護。直到他去世前一周,他一直在打電話幫助有問題的鄰居。他將與陌生人交朋友,並與遇到的每個人交談。他 永遠無法坐著不動,或者保持安靜。他是個健談的人。他必須總是做點事情來佔據自己的時間。

“他一絲不苟,總是穿得整整齊齊,他總是聞起來令人讚嘆,因為他收集了古龍水,永遠受不了。 無論他做什麼,他都盡力而為,這是他灌輸給我的一種價值。 他過著充實的生活,將被錯過。”

Jose身後留下了兩個女兒Felisa和Inez,女婿Luigi以及兩個孫子Ava和Jose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