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石城的九人

伊麗莎白·埃克福德(ELIZABETH ECKFORD)

歷史中有幾個關鍵時刻,它們帶有強烈而生動的色彩,而且不會隨著時間而減少。其中一次事件是阿肯色州小石城中央高中的融合。

1954年,布朗對教育局的訴訟(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是最高法院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案例,該判決要求學校將所有學生融合,不能再種族分隔分教。三年後,中央高中仍然種族分隔分教。然而,在1957年9月4日,將有九名黑人學生首次在這裡上課。

全世界都在關注。我們的會員也密切關注。我們的工會已經有爭取平等權利的記錄,許多會員都知道偏見以及它直接造成的痛苦和損害。毫無疑問,他們與準備冒險的勇敢學生有著特殊的聯繫。其中一位伊麗莎白·埃克福德(Elizabeth Eckford)是6號當地附屬分支機構的記錄秘書斯科蒂·埃克福德(Scotty Eckford)的侄女。

州長奧瓦爾·福布斯(Orval Faubus)已下令動員阿肯色州的國民警衛隊。 9月4日上午,士兵們手持帶有刺刀的槍,禁止9名黑人學生進入該公立高中,剝奪他們參加的權利。他們的白人同學被允許穿過路障進入學校。

新聞報導,電視報導和紀念那天令人震驚的事件的照片在世界各地瘋傳。沒有圖片比15歲的伊麗莎白·埃克福德的圖片更加令人震驚和心碎。

她是第一個來到的,而且是單獨一個人。一群憤怒的白人面對著她,開玩笑,高呼和喊著一些標語。她三次嘗試進入學校。士兵們每次都阻止她進入,第三次還將她帶離。

她走到一個公共汽車站,尋找一輛公共汽車將她帶到安全地帶。一張照片是美國民權運動中最有代表性的照片之一,顯示了她正離開學校。她明顯而完全地被孤立了,籠罩在那龐大而令人恐懼的白人人群的前線的攻擊範圍之內。

看著這張灼熱的照片難以讓人不試圖理解年輕的伊麗莎白·埃克福德當時的思想和感受。想到她一定是多麼的恐懼,孤獨和脆弱,就會讓人揪心。

值得讚揚的是,當時我們的許多會員確實考慮她和其他八名學生 - 明尼吉恩·布朗(Minnijean Brown),歐內斯特·格林(Ernest Green),塞爾瑪·瑪特舍(Thelma Mothershed),梅爾巴·帕蒂略(Melba Patillo),格洛里亞·雷(Gloria Ray),泰倫斯·羅伯茨(Terrance Roberts),杰斐遜·托馬斯(Jefferson Thomas)和卡洛塔·沃爾斯(Carlotta Walls) - 在那天的感受,而且在隨後的整個學年中也是如此。他們尊重學生表現出的勇氣和尊嚴,擔心他們經歷的痛苦經歷,認可他們強大的內心,僅僅為了每一天能上學而必須付出的代價。

在這種想法下,我們的會員也明白,儘管他們不斷向全世界展示他們的成熟,但這些傑出的青年男女仍然只是少年。他們為了獲得良好的教育的決心,犧牲了童年歲月該有的樂趣,激情和簡單的歡樂。

我們的會員將盡其所能幫助他們,希望看到這個勇敢的小組得到認可和賦予榮耀,因為他們極大地推動了我們國家所有人爭取平等權利的鬥爭。他們還決心盡力為小組提供一系列的經驗,希望透過這些經驗使這些年輕的面孔充滿微笑,並為他們的生活帶來一些樂趣和笑聲。

懷著這些目標,我們的會員發揮了各自的才能進行計劃和組織,並實現了計劃。他們明白九位學生的冒險和成就的艱鉅性。該計劃迅速地落實了。我們的工會將共同授予他們“更好的種族關係獎”,以表彰他們。工會將邀請整個小組到紐約市,並向他們頒獎。儀式結束後,工會將使他們領略紐約市的風采,讓他們累積和帶走積極的經驗和快樂的回憶。

1958年6月12日,頒獎典禮在工會的格特魯德巷禮堂(Gertrude Lane Auditorium)舉行。令人印象深刻的儀式在驕傲的會員,著名的演講者和嘉賓和觀眾的熱情洋溢中展開,其中包括全國有色人種促進協會執行理事羅伊·威爾肯斯(Roy Wilkens)和紐約州州長阿弗雷爾·哈里曼(Averell Harriman)。大批記者和攝影師出席了此次活動。美國參議員雅各布·賈維茨(Jacob K. Javits),因為在參議院的一個晚間會議上被耽擱,他向學生們發了一封祝賀電報,並在會上宣讀。

伊麗莎白·埃克福德(Elizabeth Eckford)和歐內斯特·格林(Ernest Green)成為他們的小組的代表,他們是第一位從中央高中畢業的黑人學生。隨著1958年向他們頒獎,這些學生成為了工會6號當地附屬分支機構的更好種族關係獎的第五位獲獎者。上一年的獲獎者是馬丁·路德·金博士牧師,這一事實凸顯了他們集體成就的巨大程度。

閱讀有關這事件的記錄會使人希望置身其中。我們的會員被這夥年輕個人深深地感動了。一位在場的會員後來寫道:“學生們的英雄氣概贏得了深刻的反響。它在他們遇到的每一張面孔上都顯露出來,氣氛充滿了溫柔和情感。”

在典禮之後的幾天裡,我們的會員向學生們介紹了紐約市的各個方面,我們的城市也擁抱了他們。市長羅伯特·瓦格納(Robert F. Wagner)重新安排了行程,以便他親自歡迎他們到市政廳握手。聯合國秘書長達格·哈馬舍德(Dag Hammarskhold)和副秘書長(和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拉爾夫·本切(Ralph Bunche)放棄了緊迫的時間表,與學生們打招呼並進行個人交談,然後與學生們一起享用了私人午餐,並參觀了令人印象深刻的聯合國總部。

我們工會為學生準備的計劃中也包括簡單的樂趣。他們被帶去觀看自由女神像。他們與廣受歡迎的百老匯音樂劇“牙買加”的明星莉娜·霍恩(Lena Horne)和里卡多·蒙塔爾班(Ricardo Montalban)一起參觀了後台,然後前往座位觀看表演。他們品嘗了紐約的美食,包括在著名的熟食店和餐廳Lindy's,那是當時最吸引人們和其他名人的餐廳。當然,還在科尼島(Coney Island)上度過了非常熱鬧的一天,學生們似乎完全樂在其中,探索著著名的遊樂設施,例如旋風,降落傘跳,旋轉木馬和躲避球等。

我們會員的熱烈關懷令學生開懷和大笑,這是能打動心靈的活動,黑人和白人都一樣 - 我們的寄望是在紐約的期間緩解他們從1957年9月4日開始的各自經歷的苦難,提供種族主義的解​​毒劑。

在那一天,以及隨後的非人道的困難的幾週,幾個月和幾年中,每個被稱為“小石城九人”的學生都表現出了難以想像的勇氣,尊嚴和決心。明尼吉恩•布朗,伊麗莎白·埃克福德,歐內斯特•格林,塞爾瑪•瑪特舍,梅爾巴•帕蒂略,格洛里亞•雷,泰倫斯•羅伯茨,杰斐遜•托馬斯和卡洛塔•沃爾斯在這個國家的歷史上贏得了名副其實的榮譽。

1958年8月,工會雜誌《酒店和俱樂部之聲》的特刊將重點放在我們工會對爭取平等權利的堅定承諾上。在這裡,我們會出新登出該特刊突出強調為了推動這場鬥爭做出了巨大貢獻的九名年輕男女的章節。我們的工會是最早表彰他們的貢獻的組織之一,而五十多年來,他們的行動繼續激勵著我們。

1958年的工會6號當地分支機搆公民權益獎

小石城的九人獲得工會6號當地分支機搆的獎項。前:格洛里亞•雷,伊麗莎白·埃克福德,卡洛塔•沃爾斯,明尼吉恩•布朗,梅爾巴•帕蒂略,塞爾瑪•瑪特舍。站:泰倫斯•羅伯茨,杰斐遜•托馬斯,歐內斯特•格林。

酒店和俱樂部之聲
1958年8月
她在小石城的戰鬥為自由女神的火炬增添了光彩

一位州長,一位市長,一位參議員,多位的國家和地方的勞工領袖以及各界知名人士於6月12日協同了工會6號當地分支機搆,表彰了9名小石城的高中學生,他們在過去的一年裡為促進公民和平等權利做出了最大的貢獻。

工會6號當地分支機搆一年一度的改善關係獎頒發給了9位學生。卡爾·舒特(Carl Schutt)說:“因為他們在緊張的學年中,他們有尊嚴和堅定的勇氣”。在爭取全面民主的鬥爭中,美國英雄人物和女主人公永遠銘刻著工會6號當地分支機搆的1958年獲獎者的名字:明尼吉恩•布朗,伊麗莎白·埃克福德,歐內斯特•格林,塞爾瑪•瑪特舍,梅爾巴•帕蒂略,格洛里亞•雷,泰倫斯•羅伯茨,杰斐遜•托馬斯和卡洛塔•沃爾斯。

不隔離的學校的敵人,為了逃避美國最高法院的裁決並違反美國憲法第十四條的規定,都在忙於避免工作中。而為了表彰小石城的九人,工會6號當地分支機搆卻在全國范圍內集中精力結束我們土地上不民主的歧視之路。

工會6號當地分支機搆成立至今已有20年了。一直以來,它一直堅決反對一切形式的歧視。工會結束了管理層利用非裔美國人和少數群體與白人工人進行對抗以使他們分裂,無組織和被剝削的日子。

已有20年的歷史...還有待完成的工作...為了突顯和回顧8月份的特別版,《聲音》的7月刊被跳過了。對於這個雄心勃勃的項目,《聲音》的編輯委員會謹感謝酒店之聲的編輯,紐約酒店工會的每週報紙以及工會主席傑伊•魯賓(Jay Rubin)的寶貴幫助。受《小石城的九人》的啟發,我們希望本期特刊將加深理解和決心,以徹底消除我們行業,城市,州和國家中的歧視。

小石城和我們自己的後院

百老匯著名歌星塞爾瑪·卡彭特(Thelma Carpenter)以國歌開啟了頒獎典禮,並於當晚以歌曲招待了大家。

在我們的許多地區,需要英雄主義壯舉才能確保獲得簡單和基本的民主權利。今年早些時候,我們有6,000多名會員投票選出了9名小石城學生作為年度工會6號當地分支機搆頒發的改善關係獎的獲得者。

我們對南方的人們深表欽佩,他們在試圖加入或組織工會,獲得無隔離和平等的教育機會,或敢於嘗試註冊投票,都等同將自己的生命懸於一線。這種勇氣是值得敬佩的。但是,我們也應該對這種情況深感震驚。

只要南方雇主可以隨意利用白人至上來分裂工人並阻止工會組織,那麼就會有工會的工人面臨非工會的激烈競爭,低工資地區及其國會的政治代表來威脅阻止或強迫讓步所有對勞動人民的利益至關重要的社會和勞工立法的雙重威脅。

百老匯著名歌星塞爾瑪·卡彭特(Thelma Carpenter)以國歌開啟了頒獎典禮,並於當晚以歌曲招待了大家。

我們從事勞動的人必須對自己有敏銳的批判性眼光。我們必須自問,為什麼作為該國致力於政治民主和經濟發展的最大組織力量,我們無法改變這種根本不民主的局面。

正確地說,如果南方的所有人都擁有投票權,就能改變該地區及其政治代表的整體落後和反動特徵。在紐約,我們只需要上街和簽名就能進行註冊投票。我們只要稍微動員在地區中進行投票,那麼以工會6號當地分支機搆的27,000名會員的數量,足以影響選舉中的提名或獲選名單。

今天所需要的候選人,是能夠對抗挑剔勞動的,白人至上的和自鳴得意和憤世嫉俗的政治家們。這些政治家對勞工權利,非裔美國人和少數群體的權利持粗魯的態度,或者幾乎沒有採取任何行動來製止這種歧視行為。

今年,我們工會6號當地分支機搆將採取特殊措施,以確保我們的會員在投票時能有效地進行。在我們敬佩並讚揚小石城的九位學生的勇氣的同時,讓我們確保在我們自己的後院行使我們寶貴的投票權,並讓候選人上任,他們將製定堅決支持民主的承諾,以結束必須擁有特殊的勇氣和自我犧牲的精神才能行使最基本的民主權益。

在爭取平等權利的鬥爭中,英雄主義遭受襲擊

傑出的政治,公民和勞工領袖的嘉賓名單在今年的頒獎典禮上是如此之龐大,以至於建造了一個特殊的平台擴展區,上面放著鮮花,才可以讓所有人坐下。會議開始時,主席卡爾·舒特(Carl Schutt)出現在講台上。

九位小石城高中學生獲得了工會6號當地分支機搆年度改善關係獎,這標誌著工會20年來為所有人爭取平等權利的鬥爭的高潮。

在過去的6月12日,工會6號當地分支機搆獲得了全美所有人的關注-電視攝像機,蜂擁而至的新聞攝影師,大型報紙的記者和新聞協會-見證了工會極大的熱情和奉獻精神,代表著所有人的平等權利。那天,奮鬥了20年的工會6號當地分支機搆在全國舞台上嶄露頭角,在歷史舞台上佔據了充分和適當的位置,繼續爭取民權,平等機會,非隔離式住房,學校和工作。

在格特魯德巷禮堂的舞台上,坐著來自阿肯色州小石城中央高中的9名非洲裔美國學生。他們乘坐工會6號當地分支機搆安排的飛機飛抵紐約,準備領取工會的年度改善關係獎。他們周圍坐著當地的總幹事,紐約酒店工會的委員會成員,各個領域的重要人物,勞工領袖,和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的要員。

“我在這裡,”紐約州州長阿弗雷爾·哈里曼(Averell Harriman)告訴堵塞禮堂的工會6號當地分支機搆和酒店代表的成員,“與大家共同向這九個孩子致敬。在過去九個月來,我們對他們是無比的關心,欽佩和賦予希望。”

城市歡迎他們的到來

在紐約市歷史悠久的市政廳的台階上,小石城的九人和工會6號當地分支機搆的領導人在路上受到市長的正式歡迎。

紐約市向小石城的勇敢的學生打開了懷抱,市長羅伯特·瓦格納(Robert F. Wagner)取消了外出的日程,親自在市政廳正式歡迎他們。

6月13日星期五的早上印證了一個事實-小石城的九人是紐約市有史以來最受歡迎的賓客之一。儘管市長羅伯特·瓦格納在小石城的九人來臨的當天是有長期參與的在市外的日程,但他通過取消日程並親自歡迎他們和帶領他們參觀市政府,以表達紐約所有人對他們辛苦歲月的理解和讚賞。

市長十分認可工會6號當地分支機搆向這9名學生頒發年度改善關係獎,他告訴這些年輕學生,他為能夠親自接待他們而“自豪”。市長指出,儘管紐約市是在爭取公民權利的鬥爭中處於最前沿的,但在打擊歧視方面仍有許多工作要做。

市長說:“這裡的每個人都會把您銘記於心中,在我們為消除最後的歧視行為而繼續進行的鬥爭中,您將與我們的精神結為一體。”

反過來,小石城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主席戴西·貝茨夫人(Daisy Bates)對市長說,經過八個月的“非常不友好的對待,我認為孩子們正正需要他們在城市裡得到的那種接待。”

至於因“回應”白人學生的不友善對待而被開除的明尼吉恩•布朗,貝茨夫人說,在紐約學校收到的歡迎和所花的時間恢復了明尼吉恩對民主的信念。總組織者貝蒂·本茨(Betty Bentz)代表工會對瓦格納市長的問候作了回應。

工會6號當地分支機搆最佳關係獎的致辭

卡爾·舒特(CARL SCHUTT) - 工會6號當地分支機搆的主席

卡爾·舒特(CARL SCHUTT)

以下是工會6號當地分支機搆 主席卡爾·舒特在612日的會議上的演講要點,會議上向9位小石城學生頒發了工會6號當地分支機搆年度改善關係獎。

在1954年5月17日,我們國家最高法院作出了歷史性的判決,即在杰斐遜,林肯和富蘭克林·羅斯福等總統們管轄的土地上,在公立學校裡歧視任何人都是違憲的。時至今日,該會議已有四年多的時間。

最高法院下令以“有意的速度”執行其裁決。對於有意的含義可能會有不同的解釋,但作為世界上最大的飲食業的地方工會的會員,我們可能比大多數人理解的更多。對於一勞永逸地終結一切障礙得到完全的民主,速度是至關重要,而民主一直是美國的承諾。

只有刻意地加速消除歧視,才有可能建設我們今天擁有的強大而團結的機構,它為紐約市的酒店和俱樂部工作的人員贏得了尊嚴和新生活。如果我們不把消除歧視作為我們的基石-就不會達到我們今天擁有的標準。幾年前,當我們設立民權獎時,其目的是在全國范圍內分享我們在行業內在民權的鬥爭中獲得的成果,並促進其他行業開展爭取民權的鬥爭。

因為有太多站在高地的人都保持觀望的狀態而不是努力加快最高法院判決的全面執行,因此,我們國家的一些最優秀的人,例如今晚來自小石城的客人,被迫表現出幾乎超人的勇氣確保他們不受歧視地享有平等教育機會的憲法權利。

阿弗雷爾·哈里曼(Averell Harriman)- 紐約州州長 

哈里曼(Harriman)州長在工會的曼哈頓酒店(Manhattan Hotel)接待會上迎接小石城的九位學生,握著伊麗莎白·埃克福德(Elizabeth Eckford)的手,而梅爾巴·帕蒂略(Melba Patillo),明尼吉恩·布朗(Minnijean Brown),卡洛塔·沃爾斯(Carlotta Walls),泰倫斯·羅伯茨(Terrance Roberts)和黛西·貝茨夫人(Mrs. Daisy Bates)看著它們握手。

貝茨夫人及其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的同事們在阿肯色州的領導工作,以及承擔起執行最高法院的重大決定的孩子們,值得我們的尊重和感謝。我今晚來到這裡與您一起向他們表達我們共同的觀點。但是,當我們想到這個問題時,我們所有人都有一項工作要做。

今晚,工會6號當地分支機搆選出了眾望所歸的這9名年輕人獲獎。最高法院的裁決不僅因為是法律而執行。當然,法律必須遵守,但這個裁決更應因為由於道德上是正確的,而必須執行。

我認為,我們應該直白地說,在這個國家,我們發現自己不開心的情況之一是,美國總統將最高法院的判決說成是應該執行的判決,只因為它們是最高法院的裁決。讓我重複一遍,這樣是不夠的。美國總統應該說,應該執行它們,因為其中涉及道德原則,而該原則是建立我們國家的原則。他應該大聲疾呼,召集全國所有明白事理的男女。作為您所在州的州長,我感到我有義務大聲疾呼。

有一天,歷史將表明,小石城的非洲裔美國兒童所表現出的勇氣。他們面對官方和暴民一切使他們離開學校的行動。他們是真正的英雄。他們將在國家歷史上佔據一席之地。

我說,我們國家的每個州長,阿肯色州州長,每個州的州長都有義務維護法律並支持每個州的那些願意做正確的事並希望弘揚我們國家原則的人,當然也要支持憲法。

我已經說過,今晚我要再說一次,當阿肯色州州長福布斯(Faubus)召集國民警衛隊,不是為了維護法律而是為了反抗法律時,那就不該是美國人應有的表現。我相信,福布斯將在歷史上被冠以“私刑”或“賣國”一詞,或其他不履行公職的人的名字。他沒有履行就職時的宣誓,反而危害公眾利益。

如果我們要這樣說,那麼我們紐約自己必須幫助消除在我們這個城市和我們州仍然存在的歧視。儘管有反對意見,但我很高興地說,過去三年我們取得了一些進展,我認為我們可以對此感到滿意。我們在就業問題,根據男或女的技能和能力以及工作意願的晉升權方面取得了進展。

發生的一件好事是,我們成果使兩家航空公司僱用非裔女服務員。其中一位是紐約航空公司的僱員,另一位是國際航空公司的僱員。當這位迷人的小姐環遊世界時,這將有助於抵消這些被士兵趕出學校的年輕人在頭版上出現的照片帶來的壞印象。

還有一個住房問題。我認為,我們應該讚揚那些通過紐約市議會在法律上進行鬥爭的人,以製止私人多重住房中的歧視,這是國家中第一個在其賬簿上有這樣的法律的城市。

兩年來,我們在立法機關中都有這種立法,兩年來我都支持了。現在,讓我們聚在一起,在全州範圍內通過它,以便我們可以成為第一個在我們的賬簿上製定此類法律的州。但是,僅僅在我們的賬簿上製定法律是不夠的。他們必須執行。我們有權要求全美各地的人民為了國家的福祉和國家的安全而拋棄歷史遺留的偏見。

我希望這九個孩子離開紐約時有一種感覺,那就是紐約對他們充滿愛意。這是我們必須弘揚的學說-對鄰居展示愛與關懷,對所有成長中的年輕人展示愛與關懷,對準備遵守我們國家建立的原則的所有公民展示愛與關懷。如果我們堅持這一原則,我們將共同邁向我們整個國家和我們自己的更高原則。

我要向您表達我對工會6號當地分支機搆的祝賀,對你們每一個人所做的美好工作表示祝賀。這是我們每個州的榜樣,也是國家的榜樣。繼續努力。

您是您的州長的靈感,也是其他人的靈感。當您為了消除偏見並為每個人提供公平的機會一直在做出色的工作時,所有人都受益匪淺,將恩賜和快樂傳播到我們州和全國的每個家庭。

傑伊·魯賓(Jay Rubin)- NYHTC 主席

JAY RUBIN

以下是由酒店貿易理事會主席傑伊·魯賓(Jay Rubin)在“6號工會最佳種族關係頒獎大會上的講話重點。

我很榮幸我們的會員能投票決定今年將獎項授予小石城的英雄。我特別高興這是一個工會。我很高興是因為我們的工會做到了這一點。我如此自豪的原因是:我不僅希望您,而且也希望小石城的英雄們知道,這場鬥爭的領導者是這個國家的工人運動和工會運動中為了人民爭取了權利。這可能是為廢除血汗工廠、建立公立學校或使工人融入工作而進行的鬥爭。在這些以及許多其他的問題上,勞工運動是為人民的福利而鬥爭一直準備著的。

自成立以來,我們就一直在進行這樣的鬥爭。我希望這些來自小石城的孩子知道酒店工會是所有人的工會。在酒店業中,全世界國籍的人都會在此被找到。

我還希望你們年輕人知道,在20年前,我們工會成立之前,旅館業是白人員工為主的事業,不允許非洲裔的美國人從事旅館業,其他少數群體也沒有。今天我們經過了20年的奮戰,才能夠說,在大多數部門中,非洲裔美國人和白人混在一起工作。這種工作整合非常成功,以至於沒有人可以質疑在學校或任何其他地方進行整合的正確性。

我還希望你們年輕人知道,在20年前,我們工會成立之前,旅館業是白人員工為主的事業,不允許非洲裔的美國人從事旅館業,其他少數群體也沒有。今天我們經過了20年的奮戰,才能夠說,在大多數部門中,非洲裔美國人和白人混在一起工作。這種工作整合非常成功,以至於沒有人可以質疑在學校或任何其他地方進行整合的正確性。

但是仍然有以白人員工為主的酒店。一些酒店中仍然有白人員工為主的部門。我們的鬥爭尚未結束,我們想看到行業中的非裔美國人工人能獲得了更好的工作、晉升為高級的工作,因此他們的收入才能有所提高。我們與歧視的鬥爭不僅是為非洲裔美國人的鬥爭。

當今,我們行業中的另一個問題是成千上萬的波多黎各人受到歧視,在許多情況下,他們得到的就業最多。我們還必須為消除這種歧視而鬥爭,並確立了使這些波多黎各工人獲得與其他人完全一樣的晉升權利。

我想對來自小石城(Little Rock)的年輕客人說,他們的奮鬥一直激勵著我們所有人。許多人忘記了別人為之犧牲的鬥爭,以便我們可以享受我們目前的利益和我們目前的生活水平。有些人健忘,以至於屈從於落後的態度。他們說:“為什麼要為綜合學校而戰;讓他們擁有單獨的學校。讓我們為非洲裔美國人提供單獨的更衣室。讓我們為波多黎各人提供單獨的更衣室。”

是的,有一些類似的東西。還有一些人-或者更少的人-他們說:“為什麼我們要竭盡全力在這個問題和其他問題上大聲疾呼?就讓我們屈服吧,要挑起麻煩,讓我們順其自然地走下去吧。” 這樣的態度只會使我們的國家退縮,只會阻礙我們的進步。

這些孩子的戰鬥沒有採取簡單的方法,這啟發了我們,並增強了我們不能只是袖手旁觀的感覺。我們不能說“只讓喬治去做吧”,它不會影響我們。這對我們影響很大。這些孩子啟發了我們繼續戰鬥,並且讓我強調,在這裡繼續戰鬥並在南方支持他們。

讓我也告訴您的孩子,即使您會看到紐約,也會看到紐約最亮的一面。毫無疑問,與小石城的氣氛相比,紐約是天堂。但是紐約有歧視行為。

有些房屋不被少數民族接納,在其他地方也遇到歧視。有一些私人俱樂部,紐約州的反歧視法尚未普及。這些俱樂部具有歧視非裔美國人上班的合法權利!這是我們一直在進行的運動。

我們在這裡的戰鬥將幫助您進行南方的戰鬥。您的靈感將幫助我們不要低調,而是繼續這場鬥爭。因此,我們不能總是感到滿足並放任自流,說一切都很好。

我們有一個好的州長,但他有共和黨的立法機關。他們阻礙了他為爭取平等權利而進行的努力。我們對總督說:“您在正確的道路上。紐約人民在您身後。建立平等是民主基礎,工人組織的基礎。”

現在讓我對您說,平等的敵人放棄其政策的原因是因為南方的勞工運動沒有組織。他們之所以成功,是因為他們讓工人分裂了,就像他們使我們在紐約酒店業分裂一樣,以防止我們組織起來。爭取平等的鬥爭以及爭取與雇主集體談判和集體談判的權利的鬥爭大部分是齊頭並進的。

我們告訴這些孩子,我們向他們保證,我們將在他們後面。他們的靈感將為我們所有人提供指導。您在飯店的代表們一定要確保這個城市的任何飯店都不會變成以白人為主的工作環境。

貝蒂·本茨(Betty Bentz)- NYHTC總組織者

貝蒂·本茨(Betty Bentz)

以下是6號工會民權委員會主席、6號工會總組織者貝蒂·本茨(Betty Bentz)的講話,她在向1959小石城九人中得了更好的關係獎。

1954年5月17日,美國最高法院下達了一項決定,該決定回答了一個歷史性問題:“僅僅基於種族,將公立學校中的兒童隔離是否剝奪了少數群體兒童平等的受教育機會?我們認為是的。”

簡而言之,這一決定性的決定是,分開進行公共教育是違憲的。這一決定是美國歷史上的一個重要里程碑,我們邁向了全體公民平等的機會。

但是新法律或新法令不會自動帶來結果。非裔美國學生的均等教育不是一朝一夕或到下一學期都就能實現的。實際上,在最高法院作出判決三年後,聯邦政府不得不將部隊遷入小石城以捍衛民主。

在觀看世界的眼中,九名非裔美國高中學生因此得以行使《憲法》所保障的權利。

這九名小石城學生冒著暴民暴力的威脅,儘管學校外面有部隊,但在更衣室、健身房、學校教室、走廊和樓梯間,這九名學生是一個人,在敵對的世界中佔少數。

這是進步的歷史。偉大的事是由上班的人或孩子上學來完成的。有人必須首先完成困難的任務。

這些孩子不得不面對偏見和敵對情緒,儘管如此,他們仍然設法將自己投入到學習中,遵守所有規則並比其他學生更加完美。面對所有的這些,並日復一日地生活下去,需要一種特殊的勇氣。今晚我們謹此勇氣。

去年,阿肯色州小石城的中央高中成為了社會變革實驗室。這就是在小石城發生的事情。這些學生在士兵們的槍砲下護衛著前進。如果這發生在飽受衝突折磨的小石城(Little Rock)中,它可能會發生在任何地方。對於這九名學生來說,過去的一年是緊張而艱難的一年,但是我們所有人,無論在哪裡,都可以從中受益。我們為此感到榮幸。

有一個傳說,我們國家的年輕人是“沉默的一代”,對他們所擁有的東西感到滿意,他們只渴望服從,不敢說話或在新的道路上奮鬥。這九名小石城學生的勇氣應該毫不拖延地結束所有這一切。顯然,這種所謂的“沉默的一代”已經準備好承擔起使美國充分履行我們早前製定的憲法所規定的任務,而我們已經準備好了,或者也許已經準備就緒了。

在這九個人中,我們有證據表明,即將成熟的年輕人將堅毅、樂意和有智慧地滿足我們時代的巨大危險和迫切需求。我們感謝這九名學生給了我們這筆無價的承諾。

我們的“更好的種族關係獎”象徵著我們在這一領域的態度。它說明了這樣一個事實,即工會運動在爭取所有人的平等權利的鬥爭中處於最前列,而不論種族、背景、膚色或信仰如何。

您會在此平台上找到工會6號當地分支機搆的官員,他們代表著這種自由與平等的境界。您會發現我們工會在酒店中的領導層構成了平等。您會在我們的歷史中發現它-我們在過去一年中的參與,例如參加華盛頓的自由十字軍,為製止紐約市住房歧視法案的成功鬥爭,我們對終止住房法案的支持紐約州的歧視,這是我們在該領域各個方面的開明政策。我們不主張完美,但我們將榮譽歸功於改善國內外的種族關係。

查爾斯·齊默曼(Charles Zimmerman) - AFL-CIO權利委員會主席

查爾斯·齊默曼(Charles Zimmerman)

以下是AFL-CIO民權委員會主席查爾斯·齊默爾曼(Charles Zimmerman)在“6號工會更好的種族關係頒獎大會上的講話摘錄。

我很高興今晚來到這裡,並祝賀工會6號當地分支機搆建立這個獎項的絕妙想法,尤其是今年,因為它是給那些象徵著這個國家在整個社會的長遠和廣度中進行鬥爭的在公立學校上學的孩子們頒發的。在這場鬥爭中,這里以及全國許多社區的人民,非洲裔美國人、白人、猶太人和外邦人都與他們同在。

富布斯州長不代表我們的國家。我認為哈里曼(Harriman)州長在爭取民權的鬥爭中代表了這個國家,並且確實代表了我們國家的民主傳統。

作為AFL-CIO民權委員會主席,我想指出,6號工會目前正在執行合併勞工運動的憲法規定,以爭取民權反對任何形式的歧視,無論它可能出現在外部還是外部。在勞工運動中。無論歧視以何種形式表現出來,無論是在公立學校、在工作中、在住房中、在教育中還是在其他方面,我們都將與歧視作鬥爭。

該國1600萬有組織的工人正在融入社會。他們反對任何形式的歧視。他們希望所有人,所有工人享有平等的機會,無論種族,膚色或信條如何。朋友們,這個社區有一支強大的有組織的力量。我們將抗擊並清除擋在路上的所有岩石,無論是小岩石還是大岩石,我們將全部拆除。

呼蘭·傑克(Hulan Jack)-曼哈頓區主席

呼蘭·傑克(Hulan Jack)

以下摘錄自曼哈頓區主席胡蘭·傑克(Hulan Jack)在“6號工會最佳種族關係頒獎大會上的講話摘錄。

我要感謝酒店和俱樂部僱員工會民權委員會(AFL-CIO)邀請參加這項令人難忘的計劃,向這9名表現出最高法院1954年的判決下的極大英雄氣概、勇氣和決心接受教育的學生表示敬意。

小石城發生的事迴盪了整個世界。在涉及正義的地方,我們永遠不能妥協,也不能容忍任何剝奪我們孩子平等受教育機會的企圖。因此,任何侵犯其權利的行為都必須堅決和堅決解決。您的工會對這些學生的英勇的這種認可,使他們對所獲獎項的投入如此之多,值得高度讚揚和讚揚。

讓我們今晚下決心,在我們民主理想的傳統中,我們將永遠不放鬆我們的辛勤努力,繼續為我們所有公民,無論他們身在何處,不論種族,膚色,信條,在法律上繼續爭取充分和平等的權利。或民族血統。

願紐約所有公民的心懷公平競爭和體育精神,直至遵循我們開放城市政策的模式,我們將始終率先結束歧視和隔離,我們將永遠站在為所有人創造美好生活的最前沿。

對於這九個孩子,我們可愛的孩子們,我們歡呼他們,我們崇拜你們其中的九個代表新美國的精神和良知。

小哈里·範·阿斯代爾(Harry Van Arsdale, Jr.)-紐約市中央勞工委員會主席

小哈里·範·阿斯代爾(Harry Van Arsdale, Jr.)

以下摘錄自紐約市中央貿易和勞工委員會主席哈里··阿斯代爾(Harry Van ArsdaleJr.)的講話

今晚對於勞工運動來說是一個偉大的夜晚,對於我們國家來說是一個偉大的夜晚。每個人都有責任制止一切類型的歧視。正如這些年輕人及其支持者所學到的那樣,這不是一條容易的道路,這也不是一條容易的道路。

當我很高興見到這九個年輕人時,我想到:“任何男人、女人、北方人、南方人、任何自稱是人類會員的人,怎麼會對這九個可愛的美國孩子們的美國嗤之以鼻?

當您意識到可能以許多其他方式正常的人,這些人給阿肯色州的國家帶來恥辱時,它就使我們想到偏見,仇恨和恐懼會對原本應有的人產生什麼影響。

我認為工會6號當地分支機搆做出了巨大的貢獻。今晚在這裡我所看到的,我將盡我所能傳達給中央貿易和勞工理事會的工會,因為我們都必須對自己誠實。所有的歧視都不在南方。

今晚早些時候,我向3500名工會會員匯報,我很榮幸代表你今晚將要做的事情,事實上,吉米·奧哈拉(吉米·奧哈拉)(酒店貿易理事會秘書)和我本人已受邀來這裡。全體會員的反應都是即時的,這表明在工會6號當地分支機搆中像您這樣的人以及您的官員和會員都有勇氣做正確的事,得到了巨大的認可。我要向他們表示祝賀。

我希望這些年輕人在未來取得圓滿成功。我知道,他們在這裡的旅行將給他們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這是他們繼續進行如此出色的戰鬥所必須承擔的責任。

羅伊·威爾金斯(Roy Wilkens) - NAACP執行秘書

領導反種族隔離法律鬥爭的NAACP執行秘書羅伊·威爾金斯(Roy Wilkens)在訪問NAACP時向小石城客人介紹了情況。

現在,這是一場持續的鬥爭。就像已經說過的那樣,這是為東海岸和西南地區的猶太人和外邦人、北方人和南方人、非裔美國人和白人、講西班牙語的人而進行的鬥爭,對於我們其他一些人來說,這也是一場鬥爭來自古老國家的美國人民,最初來到這些海岸時並未被接受。


他們必須與偏見作鬥爭,必須與限製作鬥爭,並且必須與歧視作鬥爭。他們中的許多人不得不為加入工會而奮鬥,儘管非洲裔美國人也不得不為加入工會而奮鬥。對他們中的許多人都存在歧視,因此無需舉報。

但是,在一個自由的社會中,您始終可以知道自己的立場和所信奉的信念,而這次工會6號當地分支機搆樂隊今晚在向Little Rock授予這些年輕人的獎項中做出了貢獻。

我認為我們不應該為繼續進行正派鬥爭而灰心,因為人類已經為此努力了許多世紀。我們只有在那些應該說出來,可以說出來,不說的人面前才灰心。當我們採取這種態度時,民主就即將消亡。因為,不要害怕,不想民主的男人和女人不會睡覺。他們時刻保持警惕,沒有顧忌和道德。

我們不僅表達了我們的觀點和選擇側面,而且還在爐膛的火焰中進行了實際的測試。沒有那些在戰場上真正犧牲的人,就不會贏得任何運動,不會贏得任何哲學理論,也沒有政府能夠完全統治。

您知道如果不在示威線上進行示威,就不會贏得工會鬥爭。您知道,作為一個民主國家,這個國家從來沒有塑造過,也沒有安全過,直到有人準備死的時候,這種表達就“破滅了”。哲學的思考時間已經結束,現在是採取行動的時候了,除非那時您有演員,在正確的時間、正確的哲學、正確的武器和關鍵地點,否則您會迷失方向。

因此,在小石城,當籌碼下降時,不是要在法官面前爭論或通過決議的問題,而是要問的是“無論如何外面有多少奇怪的人,誰在那所高中上學?”這些孩子是做到這一點的孩子。我不必告訴您的工會,歸根結底,這才是最重要的。

黛西·貝茨(Daisy Bates)- 小石城NAACP主席

黛西·貝茨(Daisy Bates)

6號工會民權委員會主席、組織者貝蒂·本茨(Betty Bentz)

她在向1959年度小石城九人” 頒發“更好的關係獎”。

當您尊敬孩子時,您就是在尊敬我,當您尊敬我時,您是在尊敬孩子。今晚,我們以謙卑和極大的悲傷接受這些代表了美國歷史上本不應該有的一章。

大家今晚聚在一起,使我們有勇氣返回1958年9月,回到小石城當年的情形。

隨著歐內斯特·格林(Ernest Green)的畢業,我們贏得了一場胜利。但是我們必須返回南方當年的情形去為贏得勝利的人喝采。朋友們,這並不容易。在上個星期,每天有一個男孩在學校的被踢了整整一周,當他回來的時候,他對我說:“貝茨太太,今天我又被踢了,但是我早上會回來的。 ”

承受這些是需要勇氣的。由於被騷擾,孩子們揚言不要回學校參加期末考試。尼克松副總統僅僅經歷了一天,但是這些孩子經歷了八個月的時間。

因此,我們今晚對您說:支持我們的組織,支持您的組織,他們可能會支持我們。我們需要您在南方的幫助,除非我們在南方奮戰,否則,除非您在這裡提供幫助,否則我們將無法在南方繼續戰鬥。

雅各布·賈維茨(Jacob K. Javits)美國參議員

雅各布·賈維茨(Jacob K. Javits)

以下電報消息由來自紐約的美國參議員雅各布·賈維茨(Jacob K. Javits)在612日的“6號工會更好種族關係的頒獎大會上發表的講話。

對於九個小石城年輕人:您的榜樣啟發了世界。你們的尊嚴、謙虛和真理對所有熱愛自由和正義的人以及知道如何最好地實踐自由的人們都產生了影響。

儘管年紀輕輕,但您已經為人類尊嚴和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相互尊重做出了歷史性貢獻。這真是太幸運了,無需考慮種族、信仰或膚色。通過您的行為,您為實施排除公立學校系統中的種族隔離的歷史性決定做出了在最高法院關重大貢獻。

你知道,我們知道,甚至那些今天堅信最高法院是錯誤的人也知道,進步的方向是朝著消除種族隔離的方向發展,並確立了所有人不但創造平等的主張,而是人類是相等的。

令我深感遺憾的是,我發現今晚參議院的連續會議使我無法與您在一起來歡迎您並親自向您表示祝賀。

但是,我非常希望您能記住,我對您所做的一切以及對機構、國家和時代的自由意味著深刻的感情。

在聯合國

午餐時,學生們是聯合國各秘書處官員的客人。坐在他們對面從左到右分別是:Lea Rangel-Ribeira夫人、他們的私人嚮導Rosalyn Green、6號工會執行委員會和民權委員會會員、聯合國巴勒斯坦和阿拉伯難民救濟和工程處聯絡官莫莉·弗林(Molly Flynn)、非政府組織聯絡官克萊爾·霍姆(Claire Home)、人權事務副主任埃貢·施韋布(Egon Schwelb)、ICFTU的Mary Pinchinat、人權委員會禁止歧視科科長埃德·勞森(Ed Lawson)和聯合國社會事務主任茱莉亞·亨德森(Julia Henderson)(未顯示)。在表的頂部是“6號工會副主席” 查爾斯·劉易斯和紀錄秘書埃克福德(Scotty Eckford)。

在緊張的世界大事中,聯合國秘書長達格·哈馬舍爾德(Dag Hammarskjold)和副秘書長拉爾夫·邦奇(Ralph Bunche)抽空正式問候並歡迎小石城九人小隊加入聯合國。

聯合國副秘書長兼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拉爾夫·邦奇(Ralph Bunche)聽到小石城九人小隊來到紐約時,他堅持要求有機會的話能親自見面並歡迎他們。當國際自由工會聯合會( International Confederation of Free Trade Unions)聽到小石城九人作客酒店和俱樂部僱員的6號工會時,其工會代表威廉·凱姆斯利親自安排了在聯合國最愉快,最具教育意義的旅行。

在6月13日星期五的下午,在小石城九人到達時,拉爾夫·邦奇(Ralph Bunche)不在他的辦公室裡。凱姆斯利抱歉地告訴年輕的客人,他正在與聯合國秘書長達格·哈馬舍爾德舉行一次特別會議,討論那一周爆發的黎巴嫩緊張局勢。凱姆斯利(Kemsley)繼續向他們介紹他​​們特別指定的指南,印度的Lea Rangel-Ribeiro夫人,並應聯合國官員的邀請共進午餐。

邦奇為打擾他們的午餐而“道歉”,然後告訴他們:“實際上,所做的就是聯合國在國際社會中所做的努力-有理智和克制地挑釁,但要堅定我們堅決捍衛正義與正義。全世界都對您所做的一切表示感謝。”

Bunche與自己的年齡進行比較時,引起了笑聲。他說,他懷疑自己是否會有這樣的克制,因為他並不總是一個“和平的人”,事實上,在他的高中時代,他曾是“很容易生氣”的人。Bunche和Hammarskjold隨後匆匆參加了一次會議,當時已經很晚了。Bunche最後祝愿他們明年會很愉快,儘管這次會議並不令人興奮。

繼續為學校融合而戰

1957年9月2日那臭名昭著的一天,上面是阿肯色州州長福布斯下令國民警衛隊停止9名非裔美國學生就讀綜合學校的行為,這完全違反了美國最高法院和美國憲法。接下來的一年中,這九名學生的“不屈不撓的勇氣”贏得了全世界的讚譽,激發了所有反對歧視的鬥士,並為他們贏得了年度“6號工會佳關係獎”。

學校的敵人繼續使小石城成為反對美國憲法的主要試驗場

小石城:當時和現在

美國聖路易斯第八巡迴法院宣布任命三名法官,以聽取法院命令對中央高中種族融合兩年半的上訴。這是在小石城發生的激烈鬥爭中的又一法律轉折。

故事的開始是最高法院1954年作出的具有歷史意義的裁決,命令各學校合併。阿肯色州小石城學校董事會花了三年時間來遵守這一決定。

在1957年8月,他們宣布合併將從9月開學開始生效。九名年輕的非洲裔美國年輕人註冊了該學校。他們在開學日9月2日在校相遇,他們身穿制服,穿著制服的部隊禁止他們進出。州長奧維爾·福布斯(Orville Faubus)完全無視法律,召集了國民警衛隊。孩子們始終沒有進入學校。

在9月3日,Ronald N. Davies法官命令學校董事會繼續進行整合。但是,州長福布斯將部隊留在了中部高中。直到9月20日,戴維斯法官下令不得乾擾他的最初命令時,部隊才撤離。但是,到這個時候,白人公民理事會和暴民有時間組織起來。在9月23日,當孩子們試圖進入學校時,爆發了暴力和騷亂。

正是在這一點上,艾森豪威爾總統派遣了第101空降部隊,並將國民警衛隊聯邦化,使其脫離了Faubus的控制。孩子們首先伴著數百名士兵圍場上學。士兵們將他們來回接送。後來,只有幾個人在大廳,體育課和餐廳巡邏。最終,大多數部隊撤出,只剩下少量以保證秩序。

然而,學校內部的事件仍在繼續。在家人和偏見的驅使下,同學們不斷進行騷擾。

在2月,校務委員會前往法院,要求停止融合兩年半,理由是“社區態度不利”。

74歲的本地人南方人Harry J. Lemley法官審理了此案。萊姆利法官於6月21日裁定,可以中止合併,直至1961年。

NAACP律師一直在通過法院為學生提起訴訟,他們要求Lemley法官中止其命令。他拒絕這樣做。此案隨後被送交上訴法院,並在《聲音》即將出版時,已要求在8月4日舉行聽證會。這將使法院有機會在秋季開學之前下達決定。

小石城的九人

米妮珍·布朗(Minnijean Brown)

她是在中央高中開始任期的九名學生中唯一的一名被禁止完成學年的學生。16歲的明尼吉安(Minnijean)成熟地忍受著超出了自己的年齡能承受的侮辱,直到他們變得難以忍受,並最終與白人學生對抗。Minnijean被吊銷了在紐約市新林肯學校的獎學金。在這裡,她可以和同學們一起參加課後活動(她曾嘗試過在中央(Central)參加聖誕節合唱節目,並被接受,但最後一刻被告知,如果不參加,那會更好。)儘管她在紐約接受錄取,Minnijean仍想在小石城重返校園。她覺得與剛開始的其他同學有親如家人和義務感。

伊麗莎白·埃克福德(Elizabeth Eckford)

伊麗莎白害羞而安靜,出現在小石城中最廣為人知的戰鬥畫面中。這是一個令人難忘的景象,一個被敵對士兵包圍的小女孩,以及聚集的暴民的仇恨表情。她在第一天獨自一人去學校,不知道其他學生會一起去。她的家人與其他人不同,沒有電話。伊麗莎白決定參加中央大學是她自己的決定,也是她母親希望她不會接受的決定。她縫得很好,設計了自己的衣服。她喜歡搖滾音樂,並希望自己能重溫法語。她只有16歲,像其他少年一樣保持著自己的態度和興趣。

歐內斯特·格林(Ernest Green)

他只有16歲,是中央高中的第一個非裔美國人畢業生。他通過表明母親是學校老師來否認他這麼年輕的畢業這一事實,因此他學到的學業比大多數人還年輕。他有把握地對待自己,甚至能夠以良好的性格談論小石城的事件。儘管面臨壓力,他的成績還是很出色,並且興趣各不相同。在紐約時,他從來沒有離開過他的相機,幾乎為其他人拍攝的照片與攝影師為他拍攝的照片一樣多。歐內斯特(Ernest)是這群學生的自然領袖,他的姐姐說他從小就是個孩子。他今年秋天以獎學金進入密歇根州立大學。

塞爾瑪 (Thelma Mothershed)

她是小組中最安靜的會員,塞爾瑪(Thelma)也是年齡最小的。她是16歲的年輕人,她有很長的學習耐心的經驗。

在上小學時,她的風濕熱發作,使她無法上學三年。在當時,她的學業僅落後了一年。 Thelma一直想成為一名教師。從上學的第一天起,她就曾經參加過相關活動。在上學期的中央高中發生的任何事情都沒有動搖這種野心。她的消遣是安靜的,是她的健康所必需品(她希望能夠跳舞)、包括烤餅乾、鉤編、看書或看電影。

梅爾巴·帕蒂洛(Melba Pattillo)

她是一個堅定的女孩,熱情洋溢。她以類似可惜的方式擺脫了中央高中一些同學的行為。她總是準備好迎接有趣的一切,她對戲劇性很有天賦。她唱歌,跳舞和彈鋼琴。她自己創作的兩首歌已獲得版權。最重要的是,她想成為一名專業藝人。侮辱和匿名電話使她和家人受夠了了。她知道,這只是學校中的一小部分人,他們努力工作使工作變得困難。

格洛麗亞·雷(Gloria Ray)

她16歲,眼睛閃閃的,看著很厲害。她因父母的反對而在中央中學上課。她這樣做的原因是,她開車去霍拉斯·曼(Horace Mann)(非裔美國人的高中)報名,並且交通不便。

在那一年里並不輕鬆,但格洛里亞(Gloria)為白人女孩感到難過。白人女孩與她成為朋友,開始接受與年輕的非洲裔美國學生相同的待遇。她最好的學科是數學,她想繼續在其中一個科學領域學習。

泰倫斯·羅伯茨(Terrance Roberts)

作為一名優秀的學生,在進入中央高中的九人中排名最高,他似乎遭受了一些同學的最嚴重的虐待。在學校內部,在聯邦部隊到來之前,他一直在大廳裡被追趕、推、踢並把書從懷裡敲下來。一旦他幾乎決定退出,但他感到自己無法離開剛開始的其他八名學生。然而,Terrance仍然像他一樣繼續他的生活。他一如既往地讀書,放學後踢足球,棒球和籃球。他是那種男孩,儘管他非常敏感,但鎮定自若地管理了學年,並以遠高於平均水平的成績完成了學業。

杰斐遜·托馬斯(Jefferson Thomas)

“永遠不要戰鬥,只要您能擺脫困境”。傑夫(Jeff)的態度是,盡可能快地將其帶到校長辦公室,當時中部的20個白人男孩似乎正與他相識。他只是那個男孩。跑步是他最喜歡的運動。傑夫(Jeff)曾在880和440接力隊贏得了獎牌。

在第一次見面時,他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個安靜的男孩,非常認真。但是他咧著嘴笑了,臉上洋溢著歡樂。前一年,他在學校裡榮獲年度最傑出男孩獎。他還是學生會主席。大學似乎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是他決心去那兒。

卡洛塔(Carlotta Walls)

15歲的卡洛塔(Carlotta)是參加中央高中的那個小組的孩子。高個子,瘦弱的年輕人,有點像個假小子,但她似乎仍然不習慣於胳膊或腿的長度。對於她而言,一次很難坐在一個地方幾分鐘以上。這是一種無窮的能量和一種溫暖的感覺,她希望立即出現在每個地方,這樣她就不會錯過任何東西。卡洛塔一直想知道融合的意義就一直想去中央高中。她希望接受良好的教育,並有機會像其他任何人一樣受到對待。